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顾倾南城 宋南衣顾青裴 第3章 差别对待

时间:2019-05-14编辑:无觅处

宋诗余瞬间呆住。
怎么会!
她分明往里面藏的是两张大团结,怎么会变成祈愿符了?
不信邪,她还伸手在信封里去掏,急得满头大汗。
可里面空空如也。
宋南衣弯腰,捡起那两张祈愿符,星眸

一顾倾南城

推荐指数:10分

《一顾倾南城》在线阅读

《一顾倾南城》第3章 差别对待 免费试读

宋诗余瞬间呆住。

怎么会!

她分明往里面藏的是两张大团结,怎么会变成祈愿符了?

不信邪,她还伸手在信封里去掏,急得满头大汗。

可里面空空如也。

宋南衣弯腰,捡起那两张祈愿符,星眸中透着失望,“诗余,我知道你成绩不好,毕业论文都是临时凑出来的,就特意给你求了祈愿符,祝你毕业顺利,你却说我偷钱,我在你心里这么不堪?”

“不……不是的,”宋诗余急得要大哭,“姐,正好爸爸丢了钱,你又在被褥下藏着信封,所以我才误会的。”

是这样吗?

宋南衣眼风掠过,含着冷冽的笑意,“你看见的是信封,又不是钱,为什么就误会我了呢?”

除非,宋诗余早就知道这信封里装的是钱!

宋知秋不是傻子,听罢就调转戈头,怒视着宋诗余,“钱呢!”

他的脸黑得像阎王,吓得宋南衣眼泪莹莹,呆站在了原地。

“我问你钱呢!”宋知秋得不到回应,忍无可忍,一巴掌要掴下去!

这是宋南衣期待的,齐刘海碎芒波动。

可这巴掌没落在宋诗余的脸上。

沈嫣给拦住了。

她将宋诗余护在怀里,急得面红耳赤,“你说归说,动手干什么!孩子还小,懂什么啊!”

好笑!

刚才她要挨打的时候,沈嫣就冷冷站在一旁。

那会儿怎么不说,她还小?她什么也不懂呢?

既然沈嫣要帮忙,那她当然要“雪中送炭”啦!

只不过送的,是能烧掉皮肉的红炭。

宋南衣上前一步,拉住了沈嫣的胳膊,悲伤得不能自已,“妈妈,你让诗余认错吧,只要认了错,保证下次再不偷钱,爸爸就不会生气了。”

“还有下次?”宋知秋果然进了套,剑眉竖拧,“干脆我这次就打死她!免得以后出去丢人。”

他真的在房间里转悠起来,想找趁手的工具。

宋诗余吓坏了。

宋知秋军人出身,退伍之后进入部门上班,可练家子的本事都还在。

真要打起来,半条命准没!

“爸爸,我没有偷钱,我真的没有。”宋诗余哭喊着,又找沈嫣当救命,“妈妈,你和爸爸说啊,我没有偷钱。”

沈嫣赶紧道,“老公,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从你那儿拿了二十块,这不是要毕业答辩了吗?我想给他们买些营养品补补,一时间忘记了!”

宋知秋动作一滞,扭头去看她,“真的?”

“是真的啊,钱还在我包里放着呢,我拿给你看。”沈嫣点头。

包里有钱是真的,不过这钱,是她自己的。

宋南衣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原来,真是妈妈拿的啊?”

沈嫣暗下瞪了她一眼,面上咬牙强笑,“是啊,我一时间给忘记了,老公,对不起啊。”

她本就长得漂亮,又娇滴滴的来道歉,软得宋知秋顿时没了脾气。

“算了算了,不是偷钱就好,你们去学校吧。”宋知秋摆手。

宋诗长吁一口气,抬步往外走去,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哪有这么简单?

宋南衣轻笑一声,指着桌上的斜挎包,“妹妹,你忘了这个。”

她拿着斜挎包往宋诗余那边走,经过床角,意外绊倒,慌忙中抓住了床上的被子。

哗啦一声,被子连同着枕头都带翻在地。

两张大团结就这么出现在了沈知秋的面前。

两张大团结,就藏在宋诗余的枕头底下。

宋诗余小脸煞白,只觉得天旋地转。

这钱,明明是放进信封,塞在宋南衣的被褥里的!

宋南衣下楼的时候,她还检查了一遍,信封还在。

不对,问题就出在这里!

她猛然间反应过来,这是被宋南衣掉包了,她留下了信封,好让她信以为真,实则,那钱早就塞回她枕头底下了。

现在她带翻了枕头,把她的罪名给扣实了!

愤怒冲昏了她,宋诗余冲到宋南衣跟前去,拿手去掐她,“是你,是你要害我!”

宋南衣刚从地上爬起来,猛地被她掐住脖子,吓得惊慌失措,挥舞着手臂求救,“爸爸,救我啊,诗余要杀我!”

“闹什么,给我起开!”宋知秋揪着宋诗余的衣领,丢小鸡一般甩开了。

他弯下腰来,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宋南衣,把她拉起来,“还好吗?”

宋南衣夸张的咳嗽几声,抱着宋知秋的胳膊瑟瑟发抖,咬唇不语。

可怜得要命!

分明是妹妹偷钱,结果还反过来冤枉她,等到谎言被揭穿,妹妹就要掐死她。

宋知秋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阵阵发疼。

继而,是一波接一波的怒气。

自己的妻子说钱是她拿的,结果,不过是在帮女儿打掩护!

这家里大的小的,都在骗他。

好,好得很!

宋诗余被丢到一边,背脊撞在书桌上,疼得钻心,哭得伤心极了。

“爸爸,是姐冤枉我,是她栽赃我的,我没有偷钱,我没有。”她匍匐过去,抱住宋知秋的大腿。

宋知秋不信。

他当然不信,从最开始的信封,到后面宋诗余向沈嫣求救,沈嫣就说钱是她拿的。

这一连串的事情连起来,还容得了宋诗余抵赖吗?

他觉得宋诗余把他当白痴骗。

“够了,你给我在家好好反省,还有你,帮着女儿撒谎,你也好好想想吧!”宋知秋愤怒道。

宋诗余还想再解释,却被沈嫣给拦住了。

现在解释无疑是火上加油,还是等沈知秋的火气降下来再说。

“爸爸,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去上学了。”宋南衣站起来,摇摇晃晃往门口走。

经过宋知秋跟前,她特意撩了一下头发,给他看脖子上的红痕。

“等等,”宋知秋叫住了她。

宋南衣转头,“爸爸,难道我也不能上学吗?我又没有偷钱啊!”

宋知秋抽了一张大团结给她,“打车去医院看看脖子,然后再上学,我就不送你了。”

沈嫣眼角一跳,赶忙加上一句,“医生要是问你怎么了,你就说和别人玩不小心弄的。”

对上宋知秋的眼神,她声音小了下去,弱弱解释,“老公,我这儿也是不想家丑外扬。”

宋南衣轻声笑了,笑得眼角湿润。

上辈子她被诬陷偷钱,闹得全校皆知,沈嫣怎么没站出来为她撑腰,说家丑不可外扬呢?

“好,我记住了。”她点头,下了楼去。

一顾倾南城

一顾倾南城

作者:白苏类型:状态:连载中

惨死一世,她重回1985,这一次,她要扭转自己的命运。可是跟来的这个首长到底是什么意思。脸是个好东西,首长你要一下好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