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厢殊小说 落花已去,人未知第3章 我叫余七(一)

时间:2019-03-25编辑:花非花

海水的腥浓依旧充斥着口鼻,已经在海水中漂泊了数月,余七也如此这般昏睡了数月。每一次醒来,除了无尽的黑暗便只有感受身边刺骨的严寒,喘息间便再一次沉沉睡去。这一次,她睁眼,望到

《落花已去,人未知》第3章 我叫余七(一) 免费试读

海水的腥浓依旧充斥着口鼻,已经在海水中漂泊了数月,余七也如此这般昏睡了数月。每一次醒来,除了无尽的黑暗便只有感受身边刺骨的严寒,喘息间便再一次沉沉睡去。这一次,她睁眼,望到了一只游荡而来的木船,船很大,从海边一路飘来。

又是长久的沉睡,余七再一次睁眼,看到了眼前游动的海水,和时而拍打而来的浪花,冰冷的海水溅到脸上,清凉彻骨,却还是在喘息间,昏昏入眠。船内冰冷潮湿,她却极爱这种寒冷, 冻彻骨髓,依旧贪婪的吸吮着船舱底部带来的刺骨。

醒来时,她时常在问,此处是哪里,为何来此,又到何处去。却换回来的是她继续昏昏沉沉的睡眠。梦里,有只移动的木棺材在水中游荡,梦里有一个美艳的女子手持宽刀驾着脖颈哭的梨花带雨,梦里有个俊美男子双膝跪地,梦里有个浪荡不羁的翩翩少年……那么的真实,那么的遥远。

不知何时,她悠悠转醒,面前一双睁大的圆眼死死的盯着自己,咧着嘴,面部狰狞,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身上的水滴顺着他脖子上拳头大的豁口里流出,血水凝固在外,胸前大片的血浓染红了‘囚’字,双手不安的抓着木板,双腿扭着怪异的姿势,青白的脸上写满了他死前的不甘。

余七昏昏沉沉的起身,头撞在煤油灯上,捂着额头,看向四周。几个男子穿着死囚的衣衫,头发零散,脸上血痕清晰可见,浑身淌着水,蹲坐在船舱的四周。余七立在中间看了许久,费力的摇晃了下头,却还是一双睡不醒的惺忪眼,自喃自语道,“梦!”。

再一次跌落舱底,靠着坚硬的舱壁,沉沉的睡去。

又是梦,梦中有仙境般的世外桃源,梦中有潇洒倜傥的男子对她微笑,梦中有血淋淋的衣衫,梦中有繁花似锦的庄园,梦中有杀戮迷途的战场,梦中有她坠楼时的一幕幕……

惊醒。

余七再一次惊慌无措的起身,一人在船舱中央像只筛糠的簸箕,抱着双臂,双脚像踩在棉花上,转着圈看向四周。她在心底数着,一,二,三……七名男子,其中一人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一男子脸上那道从左眼一只延伸到右脸的刀疤,狰狞的趴在男子苍白的脸上。全身湿透,纤细的下巴扔在滴答着水滴,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紧抿的双唇似要咬出血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看向左手边死去的男子。对于余七的无措,他没有丝毫的举动,只是收回了伸过来的一条腿,躲开了余七即刻要踩过来的脚。

其余几人死一般的靠在一旁,囚字衣衫破陋不堪,单薄下不足以阻挡外面吹来的冷风,蜷缩成团,空洞的眼,看着一旁拍来的浪花。

余七再次跌回船舱,此时已经睡意全无,许久未进食的她却感觉体力充盈。抱着双膝,头埋进双腿间,只露出一双眼,打量四周。她惊讶于自己一直体寒,为何全身湿透,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映衬着面前一滩水迹,余七看愣了神,‘那是自己吗?’,海水聚集在一起倒映出的那个人是自己?

落花已去,人未知

落花已去,人未知

作者:文厢殊类型:状态:连载中

一个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冷血杀手,一个是异世穿越而来的一缕孤魂,同名不同命,命运却硬生生的令她们联系在了一起。初涉而来,巧遇死囚,她成了不为一名杀手。几次血腥过后,欲要逃离组织的她,想要查清身世的她,经过多次生死逃离,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难逃他的掌控。生也罢死也罢,不过是游离在她人身体内的一缕灵魂,却终是为了当初一个满意的微笑,一只伸来的援手,背负了终身的不安……此等冷峻的少年,一袭白衣,俊美非凡之下掩盖的是怎样的身世?替代她人而活的她又会是如何的抉择?辗转千回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