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落花已去,人未知小说 余七徐离依啸完结版 第2章 纵身一跃(二)

时间:2019-03-25编辑:墨墨迹

“贱人,还敢还手,我告诉你,这里就是你喊破了天也没人会来救你,除非……”男子再一次走近“除非你从这里跳下去。”
“别弄死了她,不然,少了个签字的。”后妈拨弄着掉落下来的头发,

《落花已去,人未知》第2章 纵身一跃(二) 免费试读

“贱人,还敢还手,我告诉你,这里就是你喊破了天也没人会来救你,除非……”男子再一次走近“除非你从这里跳下去。”

“别弄死了她,不然,少了个签字的。”后妈拨弄着掉落下来的头发,额头上的淤青顿时长大看向地上的遗嘱眼睛放大了N倍。

上一次的教训使她知道,字迹临摹了也于事无补。也是那一次,令一向疼爱她的爸爸知晓了那个女人几年内所做的事情都隐藏在一颗毒蝎心之下,甚至于捉奸在床。

之后,钱小琪的爸爸请来了多位律师来进行公证,令女儿钱小琪学几种字迹,并且,不同的笔迹应用到不同的合同中。哪怕是你临摹,盗取又如何?

此时,钱小琪被掐着脖子,因为呼吸被阻,涨的通红的脸,“呵呵,你这辈子也休想再拿到我爸爸的一分钱”,男子双手用力,钱小琪一口气未能缓上来,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

钱小琪脸上一痛,一盆冰冷的水当头浇下,昏迷的钱小琪醒了过来。

她整个人蜷缩在屋内的一角,面前是依靠在一旁的的后妈,头发已经梳理的整整齐齐,一身黑色的皮衣下掩盖着若隐若现的酮体,曾经那个体态端庄的女子一去不复返。

一旁的男子一席黑色的西装,叼着香烟,脚边是碎裂的玩具车。

钱小琪心中一惊,突然胸口一阵沉闷,不住的咳嗽了起来,咳嗽间,望到了卫生间半掩的门,一摊黑浓的血迹……

钱小琪双目瞪圆,嘶声力竭,“你们会遭报应的。”

“呵呵,报应,报应就是你那个死去的爹到死还在怀疑这个儿子不是他的,呵呵呵……。”女子夸张的笑着。

钱小琪挣扎着欲要起身。

男子也跟着起身。

后妈开了口,冷冷的说,“钱小琪,今个呢,我一不做二不休,钱要拿,小的呢……”,女子冷笑一声,“呵呵,”斜眼看了一眼,接着道,“拖油瓶也没有了,就差你这个贱人,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钱小琪扶着窗棱,手指扣着窗台。

“呵呵,我说过,你们休想!”

男子见状,起身上前。

女子瞪圆了眼吼叫,“你想做什么?”

钱小琪咬紧牙关,纵身一跃,雪白的窗帘滑过脸颊,丝丝红线划着诡异的弧度……

钱小琪感觉耳边呼呼的风声一波一波的传来,后背的风压着身体,却依旧飞速的向下跌落。

私人医院高七层,钱小琪住在顶层。

落下去,应该会死的很惨吧!钱小琪这么想着,她的身子像片轻飘飘的羽毛,飘过了无人的六层,钱小琪明白了男子的话,原来早就做足了准备。

突然,钱小琪的后背一痛,耳边是玻璃碎裂的声音,伴随声音停止,后背一阵痉挛,整个人也开始抽搐,撞碎了四层的玻璃,身子跌向了第三层,满楼的忙碌,每个人低头忙碌着手中的事情,无人注意到飘过的她。

钱小琪笑着,满意的笑着,视线渐渐的模糊,却依旧望到了后妈和男子探出来的半个身子,紧张的表情,钱小琪想,何时如此紧张过,想着,笑容积满了脸。

“砰”一声……

钱小琪想,“结束了,都结束了。”

公元2013年,七月二十一,再过两天便是钱小琪的生日,只是,徐钱小琪,死!

……

眼前一片漆黑,全身冰冷。

“这是哪里?”钱小琪在心底发问,“难道我还没有死?”

无力的手臂向上抬去,触摸一处异常冰冷,晃动的身子像只无方向的船,在不知何物中晃荡着,像是在海中失去方向的小船,随波逐流。

钱小琪奋力的睁开了疲惫的双眼,漆黑,却时而有暗淡的光线传来,刺痛了双眼,钱小琪再一次死死的紧闭,似是在等待,等待死亡,等待她渴望已久的死亡。

落花已去,人未知

落花已去,人未知

作者:文厢殊类型:状态:连载中

一个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冷血杀手,一个是异世穿越而来的一缕孤魂,同名不同命,命运却硬生生的令她们联系在了一起。初涉而来,巧遇死囚,她成了不为一名杀手。几次血腥过后,欲要逃离组织的她,想要查清身世的她,经过多次生死逃离,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难逃他的掌控。生也罢死也罢,不过是游离在她人身体内的一缕灵魂,却终是为了当初一个满意的微笑,一只伸来的援手,背负了终身的不安……此等冷峻的少年,一袭白衣,俊美非凡之下掩盖的是怎样的身世?替代她人而活的她又会是如何的抉择?辗转千回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