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陆瑾年云非非相北辰韩修小说免费试读 第3章 车祸

时间:2019-04-03编辑:花非花

小白正在跟笑笑一起吃早餐,家里请来照顾小白的王姐也来了,估计等会笑笑上班,王姐去送小白上学。那就好,她收起手机。犹犹豫豫的又想再提离婚的事。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

《想入非非:隐婚老公玩床咚》第3章 车祸 免费试读

小白正在跟笑笑一起吃早餐,家里请来照顾小白的王姐也来了,估计等会笑笑上班,王姐去送小白上学。

那就好,她收起手机。

犹犹豫豫的又想再提离婚的事。

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都第三次开口了,她确实没什么底气了。

车子停在路口等红灯,她看了下前面,把车子中间的隔音板拉上,防止司机听到他们说的话。

相北辰被她的举动吸引了目光,放下文件,疑惑的看着她。

云非非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勇敢的对上了他的目光。

“我说,该离婚了——”

绿灯亮起,车子悄然启动。

“吱——”

“砰——”

车窗外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云非非的话猛然被打断,她面对着相北辰,清晰的看到他面色骤然大变,从没有见过他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她还在疑惑怎么回事,脑袋就被一阵大力压住,摁了下来。

电石火光间,她身体跌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然后便感觉整个车身猛烈的一震,撞击声还有车身与玻璃破裂的声音极为刺耳。

她脑袋,脑袋撞到相北辰身体上,脸都木了。

懵了一瞬,才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上面滴下来。

车身旋转了几圈,又重重撞在边上的人行道上,这才停了下来,司机整个人陷进弹出来的安全气囊里。

云非非眨了眨眼睛,猛然回神,她手指颤抖着推开相北辰的身体,看到他眼睛紧闭,额头都是血,心脏像是被重锤狠狠击了一下一样。

窗外有围观的路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她听不进去,只是努力去掏手机。

“相北辰,你没事吧?你醒醒啊,我叫救护车,你千万不要有事!”

“不会有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坚持住!”他身上的血流的那么多,她想堵住,却不知道伤口到底在哪。

不知过了多久,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把相北辰抬了出去,似乎是医护人员在问她。

“小姐,你没事吧?”

云非非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目光紧紧盯在相北辰身上。

“我没事,你们快救他,我是家属,我要跟着过去。”

直到他被送进抢救室,云非非被人扶着坐下,护士喊了她好几次发现她不应,只好叫医生过来给她做检查。

“她没事,皮外伤,处理一下就好。”

医生匆匆看完,就去了抢救室,刚才在路口出现连环车祸,现在大部分医护人员都被紧急调去抢救了。

等护士简单处理一下,云非非才回过神,她擦了擦眼泪,给南佳宁打了电话,声音仍然是在颤抖的。

“妈……北辰出车祸了……”

相家人二十分钟内赶了过来,南佳宁眼眶红红的,靠在相国正身上才没有倒下。

倒是张清枝最冷静的样子,她坐下拍了拍云非非的手。

“没事的,我们来的时候就问过了,北辰就是肋骨断了两根,可能会有脑震荡,但是脑内没有淤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医院的专家都过来了,我们要相信他们。”

云非非一听,哭的更凶了。

这还叫没事吗?这得有多疼啊。

尤其是,原本这些苦都应该是她受的,可是相北辰在听了她说要离婚的话的时候,还是选择了保护她。

第一次,她这么后悔,觉得自己又无情又无义。

如果知道会出事,打死她也不会说离婚的话,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相国正看到她掉泪,觉得心里头的火一股一股往上冒。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看看你做的什么好事,丧门星!当初我就不赞同你嫁进来,结果两年了孩子没生出来,还把我儿子给搭进去了!北辰没事就算了,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就俩儿子,小儿子出国留学还没回来,大儿子虽然性格冷了点,各方面都很优秀,让他满意的不得了,除了他娶的这个媳妇,是当年老爷子去世前定下来的让他不满意以外,别的都很好。

云非非心痛如绞,狠狠咬住自己嘴唇,不让眼泪再掉下来。

“你凶什么凶!北辰出事是非非愿意见到的吗?佳宁!去拉着国正去一边去,还嫌不够乱吗?这会互相互相推卸责任有什么用,等北辰醒来知道你欺负他媳妇,他心里会好受?”

“妈!你就知道护着她,她有什么好的!”

“国正,你别说了。”南佳宁擦了擦眼泪,软软的哄着他,拉着他在对面坐下。

这下谁也不说话了,只是都看着手术室的灯。

两个小时后,相北辰才被推了出来。

他们一家子一下子围了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没有脑部淤血,这是万幸的,只是毕竟伤到的是脑袋,只能等他醒来再观察一下了。”

张清枝一直绷着的一口气这才松开,整个人软软的往后倒。

云非非离得最近,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惊恐万分。

“奶奶!”

手忙脚乱的把两个人一起送进了病房里躺着,云非非这才看清相北辰现在的样子。

他脑袋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身上更是用各种固定的东西裹着不让他动。

她心里酸酸的,想要掉泪,又不敢,强忍住了,只是身上散发出浓郁的悲伤,让南佳宁看着心里都难受,她拍了拍她。

“你爸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他也是急了,我们就这俩孩子,哪一个都是心头肉,当父母的,怎么可能不难受。”

相国正正在阳台上抽烟,听到她说话,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乱说什么呢!我就是不喜欢她!”

“你闭嘴!”南佳宁心情也不好的吼了回去。

云非非强忍着挤出一个笑容。

“爸,妈,对不起!”

是她的错,相北辰是替她挡的才会受伤。

护士正好去敲门进来,相国正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抽烟了。

“老太太是紧张所致的晕厥,血压稍微有些高,休息一下就好了。”

然后她查看了一下相北辰的护理情况,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又匆匆走了。

云非非坐在病床边看着相北辰双眼紧闭、插着鼻呼吸的样子,心里还是堵得厉害。

过了会,她想起那个司机,慌慌张张的又站了起来。

“司机没事吧?”

相国正从阳台回来,身上的怒气让他威压感十分重,看上去有些吓人。

“我去看看。”

那司机也是他们家的老司机了,万一真出事了,大家心里也不好受。

屋子里就剩他们几个了,南佳宁叹了口气,云非非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

“妈,您喝水,别着急。”

“我不着急,倒是你,也别内疚了,天灾人祸,谁也料不到不是吗?以后你跟北辰好好的就行。”

对上她殷切的目光,云非非挣扎了片刻,低下了头。

“好。”

只要相北辰不提,她也不会再提离婚的事情了。

没多久,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南佳宁出去看了眼,瞬间脸就变了色,她猛地把门关上。

“记者怎么找到这里了?”

虽说当时出车祸大家都看到了,但是他们住的病房可是保密的,这么快就找了过来,之后怕是不得清净了。

关键相北辰现在这样,还不适合移动。

云非非手机也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小白的,怕有急事,不敢不接。

“没事,你去接吧,我叫人把这些人拦住。”

南佳宁也开始打电话安排了。

云非非躲到阳台上,赶忙接了起来。

“小白,怎么了?”

“妈咪,你有没有出事?”小白虽然努力冷静,但小脸绷得紧紧的,还是十分紧张,他刚才看到新闻了。

“我没事。”云非非听到他的声音,眼泪刷刷的就往下掉,她其实也很害怕,只是因为没有受伤,大家可能就忽略了她。

此时听到小白这么贴心的问话,她哪里还能忍得住,至今仍然心有余悸,撞车那一瞬间就像噩梦一般,不敢轻易回想。

“妈咪不要哭,你在哪个医院?新闻上说是送往附近的医院了,是中心医院吗?我去找你,你不要怕。”

小白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再说,就算老师不同意,他也可以出来的。

“别!”云非非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边很乱,再说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等下午妈咪过去找你,我真的没事。”

小白皱了皱眉,有些不开心了。

都出车祸了,妈咪还是把他藏着,不想让他暴露在相家人面前,这种心情他可以理解,但是心里还是闷闷的。

“我知道了。”他情绪不高的挂断了电话。

想了想,带着他的小帽子,跟妈咪给他买的儿童口罩,直接从学校里溜了出去。

“叔叔,去中心医院。”

司机师傅看他这么小,有些吃惊。

“你一个人,不怕遇到坏人吗?”

小白从帽子下面看了他一眼,拿起了自己的儿童手机。

“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跟名字还有工号了,发给我妈咪了,要是真的出事,你就是第一责任人。”

司机师傅顿时哭笑不得。

“行行,我不逗你了。”

……

这边,云非非刚结束跟小白的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宁笑笑的,知道她应该也是担心,赶忙接了过来。

“非非你没事吧?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看到新闻说相少车出事了,想到你应该是跟他在一起的,心都要吓跳出来了!”

她一上来,就是噼里啪啦一堆话。

云非非有些愧疚。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出事后整个人都懵了。我没事,我好好的,就一丁点皮外伤。”

“呼——那你等会给我发张照片看看,我现在手都是抖的。诶,对了,相北辰呢?他怎么样?好像是不太好吧?”

云非非看了眼还在床上躺着的相北辰,大眼里都是难过。

“……他肋骨断了,脑震荡,别的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宁笑笑听出她声音里的难过,安慰她。

云非非努力笑了笑,打起精神来。

“行,我知道了,会好的!”

刚挂掉又是一通电话。

韩修的声音火急火燎的,简直要炸了。

“你们在哪个病房?相少怎么样了?诶算了算了,你就告诉我在哪就行了!”

没几分钟,韩修就到了,他急的一脸汗,一贯穿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都乱了。

不过得知相北辰没有生命危险,顿时又恢复了平时的精明样子,开始招人调监控,找找事故原因,看看是不是有人恶意的算计。

然后没多久,相北辰一起长大的几个好朋友也都来了,张清枝也醒了过来,顿时整个病房里就塞满了人与鲜花。

云非非不停的解释,忙的连喘气的时间都快没了。

好在,相北辰的几个朋友都是能力出众的人,只是片刻的骚动,这些人便把事情都分摊了开,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南佳宁拉着云非非出去,找了间休息室,让她歇着。

“咱们别管了,先歇一会,你也忙了一上午,累死了,他们几个一起长大的,一个比一个精,有他们在,天塌了都没事。”

她真是累的不行,很快便睡着了,云非非帮她盖好毯子,虽然很疲惫,精神上却一点也不能放松。

一放松,之前那一幕就会不停出现在脑海里。

她用凉水冲了冲脸,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坐在外面椅子上发呆。

小白把自己的平时攒下的零钱递给司机叔叔,然后背着小书包往医院里面走。

他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却十分机灵的跑到护士站问。

他声音脆脆的:“漂亮姐姐,我想问一下,刚才出车祸那个很帅很帅的叔叔,他住在哪个病房呢?”

为了得到消息,小白可是下了血本的,他把口罩帽子都摘掉了,眨巴着眼睛出卖色相。

果然,护士们都被这个还没有桌子高的小帅哥给萌到了,一个个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揉搓一顿,忘了护士长交代的不准向任何人透露信息这条嘱咐,给他指了路。

甚至,还要带他过去。

小白甜甜的笑了笑:“不用啦,我自己能找到,谢谢姐姐们,你们真好。”

然后迈着小短腿走了。

护士们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糟了!不能说的!”

“……没事的,他只是个孩子。”应该没事吧。

想入非非:隐婚老公玩床咚

想入非非:隐婚老公玩床咚

作者:团子虾类型:状态:连载中

为了赚钱养家,她同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相少选择了隐婚。家人面前秀恩爱,外人面前冷漠脸:“相少,我们不熟。”结婚两年,合约到期,眼看就要解放,他却出了车祸。接下来,所有的事情如同车祸现场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就在禁欲系的相少准备对她上下其手时,小包子忽然出现,怒气腾腾。“喂!男人!离我女人远一点!”他赫然发现,这包子竟跟他五官一模一样!该死,两年前娶的女人竟然偷偷藏了他的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