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豪门淑女强御夫 上官惠芬 孤独允冲全本阅读 第1章 嫁入豪门了

时间:2019-03-25编辑:冷萌萌

上官惠芬的父亲拥有一个工厂,本来呢,他的工厂还开得红红火火。但是商场如战场,就2年前因为竞争对手的奸计,使得父亲的工厂的资金全部被套牢了,如果再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他的企业

《豪门淑女强御夫》第1章 嫁入豪门了 免费试读

上官惠芬的父亲拥有一个工厂,本来呢,他的工厂还开得红红火火。但是商场如战场,就2年前因为竞争对手的奸计,使得父亲的工厂的资金全部被套牢了,如果再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他的企业就要破产了啊。

看着自己父亲愁眉深锁的样子,上官惠芬真的很想帮助自己的父亲,可是自己也只是一个无能为力刚刚大学毕业的人罢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有一个呼延家的人看上了上官惠芬。

原来啊,这个呼延家是当地的豪门,很有钱,只是可惜的是,三年前呼延家发生了一场意外的车祸,致使呼延家的大儿子呼延皓杰变成了植物人,从此陷入无尽的昏迷。

呼延家的人看上了上官惠芬的原因,就是要把上官惠芬娶回去好给冲喜呼延皓杰,据说这样就可以让呼延皓杰苏醒过来。

上官惠芬心里感到郁闷啊,呼延家虽然有的是钱,但是可惜的是自己要夹的人已经成为植物人,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这就是书,如果答应嫁给呼延家,那就意味着自己一声可能要守“生寡”。这是多么难堪与苦闷的事情啊。

但是,上官惠芬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嫁给呼延家的话,自己就不可能拿到一大笔钱,那么父亲的工厂就要倒闭了啊。

上官惠芬还知道,工厂是父亲的全部基业,如果工厂的破产的话,父亲不是疯了就是会去跳楼?怎么办啊?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上官惠芬无奈地接受后母的安排,将自己嫁入了豪门呼延家。

但是豪门的媳妇不好过,刚刚过门,上官惠芬就被婆婆打了一个下马威。

“自此你生是呼延家人,死是呼延家鬼;如果你做出任何对不起呼延家的事情,休怪我姚氏对你不客气。”

面对婆婆第一句家训,上官惠芬沉默地吞下酸楚的泪水。这个现实,是她自己选择的,于是她就“心甘情愿”地与呼延家签下了一纸协议,然后将呼延家给的那一大笔钱赎回了父亲的毕生心血——工厂。

当进入新房,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叫呼延皓杰的英俊男人,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她的丈夫了,但是也是一个植物人的丈夫了。自她签下那一纸婚书后,便早有了觉悟,她只想做好一个妻子本份,每天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病床上的呼延皓杰。

豪门的媳妇真真的不好过,这个呼延家的媳妇更加的不好过,在这个呼延家,不但婆婆的刁蛮,而且小姑子对自己也很鄙夷(因为自己穷),更要命的却是那一个小叔子却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千方百计要诱惑自己,这真的让上官惠芬感到非常的头疼。

面对小叔子的轻狂,婆婆的刁蛮,小姑子的鄙夷,让上官惠芬感到自己俨然进入了虎穴。

上官惠芬的到来,却不给呼延家带来“冲喜”的效果,结婚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是大少爷呼延皓杰的并不但没见好转,反而有了加深的现象。于是呼延家唯有将他转移到罗菲斯特山庄治疗加休养。

这个,上官惠芬却不被告知。

一天,上官惠芬战战兢兢问李姐道:“大少爷现在究竟在哪里?”

李姐告诉上官惠芬道:“大少爷他现在住在罗菲斯特山庄里,因为他现在病情很严重,过段时间你才能看到他。”

“哦。”上官惠芬点点头,看着李姐肥胖的背影,她不禁冷笑一声:“不就是个活死人吗,见与不见还有什么区别吗?”

“你放肆。”突然,她的耳际传来一阵尖锐而又锋利的斥责声,没把她吓个半死,她捂住胸口,一转身,呼延美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面对那张扭曲而又艳丽的脸,她不加打个寒噤,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记沉重的耳光狠狠落在她的脸颊,发出“啪”地声响。一切难以预料,灼热的疼痛穿过上官惠芬的皮肤,直直地蔓延到整个身体。

“小贱人,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德行,还在这里骂我大哥,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呼延美妍嘴里卒骂着,恶狠狠地怒视着上官惠芬。

上官惠芬咬紧牙关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血腥一般粘稠的液体从她的心潮涌动着,她喘着粗气,从未有过的屈辱感让她整个身体失去了直觉,她多想还给傲慢的少女一记耳光呀,可是面前的少女,身高足以比她高大半个头,她又能怎么样?她强忍着泪水,呼延美妍冷笑着指着她的鼻子”告诉你,下次再辱骂我大哥,小心告诉母亲去,那时候恐怕就不是一个巴掌的事情了。”

她的声音异常凌烈,却透漏着诡异,让上官惠芬浑身颤抖,呼延美妍冷笑拧起她的头发:“小贱人,你也不看看自己配在呼延家呆着蹭吃蹭喝吗?你这样怎么不去死啊,自己父母都不要你了,还有脸活着,真是笑话。”呼延美妍放肆地摇了摇头”长得连及格分都不到,还挺骚的,真不知道我母亲怎么把你这样的女人许配给我大哥。”

她恣意嘲弄她,似乎找到一丝扭曲的快感,羞辱够了,才转身离开,看着她扭曲的背影,上官惠芬咬紧牙关。仿佛咬紧自己疼痛的心。

来呼延家才三日,可她面临的仿佛是三个世纪。泪水慢慢的融化在心底,因为这是呼延家,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根本没有她哭泣的余地,她独自来到花园。樱花缭绕的芬芳,倒是驱除了她紧绷的神经,她一个人蹲在池水边,看着水中游动的鱼儿,怡然自得。她突然很羡慕它们,至少它们是自由的。

她的脸还灼热的疼痛,可是渐渐地变得麻木。突然,她的脸,被一双强大而又有力的手紧紧蒙住。

“你是谁。”出于本能,她死死拽住那双手,尖叫着。”哈哈。上官惠芬的耳畔响起一阵狡黠的笑声,”放开我。”上官惠芬惊恐地叫着,极力要抓开那双大手。”哈哈。”那边依旧是诡异而又神秘的笑声。随着手心的离去,她看到孤独允冲站在她的身后,笑的直不起腰来。“你干嘛,吓死我了。”上官惠芬微蹙眉头,通红着脸说。

“靓女,你真是胆小鬼。”孤独允冲直生生看着她,挑逗地勾起她的下巴,上官惠芬厌恶地拿开他的手。

“靓女,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孤独允冲一脸坏笑着”像什么啊?”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哈哈。”说着慢慢靠近她,一手暧昧地搭在她瘦小的肩膀上,上官惠芬紧蹙眉头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孤独允冲一把抱住。

“你干什么,放开我。”上官惠芬挣扎着,可是她的头却始终贴在孤独允冲的身体上。”小样儿。”孤独允冲诡异地笑着”你要是能离开我的怀抱,从此我就给你当下人,伺候你一辈子,哈哈。”上官惠芬顿觉一口气堵在了喉咙处,她死死挣扎着,却无能为力。这时呼延皓杰的电话声突然响了,他只好放下上官惠芬,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人尖声尖气的声音。”阿冲,人家好想你啊,你也不来找人家,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孤独允冲向前走了几步,背对着上官惠芬,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宝贝,我也想你啊,就是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啊。”

“哎呀,还能在哪里啊,老地方啊。房。我已经开好了,就等着你呢,阿珍也在呢。”“哦,是吗?这么贴心,那我马上过来咯。”说完便挂上电话准备出去,离开时他回过头”靓女抱歉了。我今天有点失态。”

听着这句不咸不淡的话,上官惠芬有点经惊异,而孤独允冲的每一个表情,总是让人琢磨不透,让他忍不住设想呼延皓杰的形象。孤独允冲依旧开着兰博的跑车,去的地方还是宾馆。

敲敲房门,两个身材丰满穿着暴漏的女人殷勤地为他打开门,扭着屁股,一人拽着他一边胳膊。“阿冲,你可让人家想你想的好久啊。”一位染着酒红色卷发的女人将孤独允冲拽到大床上,嘟着嘴,嗲声嗲气地说。

“是吗?小宝贝,对不起来,我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有时间来看你们。”孤独允冲刮着女人的鼻子。

“哎呀,可不是吗?”另一个女人也不甘示弱,恣意地将手放在孤独允冲的大腿上”我们都等着你来看我们呢。”“哈哈。宝贝们,那今个,我就陪你们好好玩过瘾。”“哦,好开心哦。”两个女子几乎同时尖叫,不断亲吻他的脸颊。”小骚货,哈哈,看我今天怎么让你们过瘾。”说完一下子倒在大床上。

激情能够填补所有的空洞,待他们穿好衣服时候,孤独允冲又准备带她们去吃日本料理,两个姑娘如同泥人一般粘在他的身体上。准备离开宾馆登记的时候,宾馆的门打开了,孤独允冲转过身,一脸惊愕地发现,呼延美妍搀着一位男子进来了。

那男子看上去很英俊,但是脸上却是烟草一般的颓废以及寒风一般刺骨的冷冽。孤独允冲和呼延美妍都有点尴尬,呼延美妍只好娇羞地介绍”这是我男友徐泽。”哦。”孤独允冲不自然地笑着打招呼,又轻轻地拿开姑娘搀扶在他小臂上的手。”您好。”徐泽微笑着打招呼”你就是孤独允冲吧,早听呼延美妍提过你呢。”

“呵呵。”孤独允冲低下头笑笑。

“阿冲快走吧,你不是说请我们吃日本料理吗?我们都饿了呢。”一位姑娘嘟起嘴央求道。“哦,那我们先走了。”孤独允冲尴尬地笑着,两位姑娘再次如同泥人一般,一位揽住孤独允冲的腰,一位搀着孤独允冲的胳膊,扭动着身体。晚上,上官惠芬无法入眠,雏菊幽静的芬芳弥漫着整个房间,她站在窗前,回顾着在呼延家几天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明天有一场家庭聚餐。”李姐告诉她”这是呼延家的规矩,每周六都有一次家庭聚会,一家人必须聚在一起。”“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家庭。”上官惠芬自言自语。”呵呵。反正没什么好过的。”

豪门淑女强御夫

豪门淑女强御夫

作者:小馒头姊妹类型:状态:连载中

上官惠芬心里感到郁闷,呼延家虽然有的是钱,但是可惜的是自己要夹的人已经成为植物人,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这就是说,如果答应嫁给呼延家,那就意味着自己一声可能要守“生寡”。这是多么难堪与苦闷的事情啊。 但是,上官惠芬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嫁给呼延家的话,自己就不可能拿到一大笔钱,那么父亲的工厂就要倒闭了啊。 上官惠芬还知道,工厂是父亲的全部基业,如果工厂的破产的话,父亲不是疯了就是会去跳楼?怎么办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