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小说 囚鸟第3章 我要离开你

时间:2019-03-29编辑:雾非雾

每当我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拼命的叫喊:天润,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好不好?我紧握着双拳,很想挣脱这铁链,但是我没有力气。贝天威拿了面镜子,在我裸露的心口照耀,得意的道:“心若,你看

囚鸟

推荐指数:10分

《囚鸟》在线阅读

《囚鸟》第3章 我要离开你 免费试读

每当我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拼命的叫喊:天润,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好不好?

我紧握着双拳,很想挣脱这铁链,但是我没有力气。

贝天威拿了面镜子,在我裸露的心口照耀,得意的道:“心若,你看,多么完美的艺术品?”

我本不想去看的,可一看到自己的胸前全是血窟窿,整张头皮好一阵子发麻。

贝天威,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有朝一日,我有机会报复你,你给我的所有痛楚、侮辱,我都会加倍的奉还你!

“心若,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生气了?”贝天威变形的脸缓缓逼近我。

我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其实是有意识的在向小锤子靠近,退到一定距离时,我抄起小锤子就往贝天威脑袋上砸去。

我理想中的画面是,贝天威的脑袋被我锤了一个窟窿,脑浆子都飞溅出来。

可事实上却是……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还夺下了我的锤,十分恼火的将我推倒在小床上。

“心若,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你居然想用铁锤捶死我!”

贝天威万般恼怒,疯子一样撕扯着我的衣服,中午刚刚经历过的痛楚,又一次重演了。

这次,我没有反抗,因为我已经一心求死了。

他结束后,我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里默念:你走啊,快走啊,等你走了,我就好上黄泉路了,杀不了你,是我没本事,我就不信我自杀的本事也没有。

贝天威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声音柔和的对我说:“是不是想洗澡了?再等等,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帮你洗。”

你没有机会再侮辱我!我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咒骂,眼神如刀子一样割着他帅气的脸。

小时候的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好看的皮囊下,竟然藏着如此变态扭曲的灵魂。

贝天威拿来一把梳子,搬了张凳子坐到了我的床头,动作极轻的替我梳头发。

“心若,你要是乖乖的听话,我怎么忍心让你吃苦?其实我对你什么都不求,只希望你每天可以开开心心的……”

呵呵,他说希望我开心?

真是好笑,我都快被他折磨死了,他还说希望我开心?

我不想哭的,可是一想到宫天润的影子,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

天润,这辈子,咱们还有机会见面吗?我被贝天威关在地下室三年,你有没有找我?你还记得我吗?

天润,你是不是忘记我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音讯?

被贝天威如此糟蹋,我已无脸再存活于世,可一想到宫天润,我心里又极不甘心,我想在死前见一眼宫天润,我想知道,这三年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心若,你想什么呢?”贝天威用手轻抚我的额头,就在这一瞬间,我居然有种错觉。

我居然把贝天威当成了宫天润,激动的抓住他的手,用眼神乞求他带我走,可当我定了定神,发现他根本不是宫天润时,刹那间,心如死灰。

“心若,你想说什么?告诉我,我都会满足你。”贝天威极其柔情的嗓音对我说。

满足?这个词为什么那么讽刺?

我忍着全身的痛楚,努力坐起身,打着手语告诉他:我要离开你,我不想被关在地下室,我要你放我走!

贝天威柔情的脸顿时起了变化,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离开我?你是不是想见宫天润?告诉你,他不可能要你,永远不可能!”

我的心思被他看穿,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我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缓慢打着手语:事已至此,我没脸再见他,我只想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我想自由,不想一辈子被关在这间地下室。

“还不是想离开我?还不是要离开我!!”贝天威朝着我怒吼。

我并不是真正的聋哑人,他在我耳边如此怒吼,我只感觉脑袋嗡嗡响,有种想吐的感觉,泪止不住的落下。

“心若,你哭了?”贝天威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就像从没发过脾气一样。

是啊,我哭了,这三年,我一直强忍着,告诉自己不要哭,只要我坚强的撑,努力的忍,总有一天,我可以离开这里,可是如今,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再也没有信心了。

自尊没有了,还怎么维护?贞洁没有了,还要什么清高?卸下坚强的伪装,我脑袋靠着墙,放声大哭。

贝天威的外公外婆听到我哭,都气乎乎的跑到地下室。

“贱妮子,你搞什么玩意儿?皮痒了?想死了是不是?”贝天威的外婆拿着大铜勺,在我脑袋上拼命的敲。

“死娃子,哭什么哭?让外人听到,我打断你的腿!”贝天威的外公用苍老沙哑的声音恐吓我。

我都想死了,还在乎什么断胳膊断腿?我不但没停止哭,还故意放声大哭,就算死,我也要在死之前,让落花村所有人都知道,贝家人是怎么对我的!

囚鸟

囚鸟

作者: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类型:状态:连载中

“一个哑巴还想做总裁夫人,做梦!”“除了我,这世上没有第二个男人会要你!”“想离开我可以,赔偿我一个亿的青春损失费!”阴暗的地下室,是我失去所有亲人之后唯一的住所。这些年,我受尽非人虐待,就像一只被囚禁的鸟,想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