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卿卿我我

更新时间:2019-03-28 13:01:39

卿卿我我 已完结

卿卿我我

来源:凡人书坊作者:九昇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顾卿卿 韩慕夕 杭子亢

爱是什么?是疯,是傻,是付出,是迷恋……爱会拥有,会错过,会痛心,但若是没有刻骨铭心的爱过,又怎么知道它的甜美……不然到最后伶仃一人,却不懂没有的究竟是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轻歌曼舞,酒过三巡。

正当我的眼皮迷迷醉醉将要合上的当口,一个看身形颇为动人的姑娘缓缓向我这边走来,我兴致一起,半擎起酒杯,道:“妹子,和小爷走一个!”

美人爽快举杯来和,银杯“啪”地相撞,分外清脆。

“我说,中状元头一天,你就来这么得瑟,也不怕被上一折子,再把你这状元撸下去!”美人语气颇硬,听着像顾卿卿似的,真是扫兴。

顾卿卿?

我眼前顿时清明,这不就是我家的顾卿卿吗?酒劲倏然退下去冷汗就上来了。

她顺了把凳子,挨着我坐下,周围的姑娘们顿时散开一大片,我往一旁蹭了蹭,又自己干了一杯道:“这下小爷也算是有权有势了,不得过一把纨绔子弟的瘾?纨绔子弟一般都怎么干来着?”

牡丹说:“吃遍山珍海味。”

杜鹃说:“喝遍琼浆玉露。”

芍药说:“阅尽天下美人。”

玉蓉妩媚一笑:“还要有个贤内助来提人!”

“这不凑齐了?”

莺莺燕燕一片哄笑。

顾卿卿脸难得一红,低下头去:“我和他没半文钱关系,你们不要乱说!”说得像谁愿意和她沾上关系一样。

“哦?杭爷您来说,您和这位姑娘的关系如何?照我看,可非同寻常。”冰雪聪明的玉蓉姑娘又说。

“对,特别密。”我点点头。

所谓的特别密就是小时候我爹挑着一根扁担,左边她右边我嘎登嘎登一路悠回家去。

其实也不能怪爷中状元第一天就按捺不住,若小爷我也命好投生在韩慕夕那样的官宦世家,随便就弄个丞相做做,小爷也果断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安静冷艳美男子啊。

可惜我来自距京城千里迢迢的山沟沟,依山傍海,要不是此次来赶科举,老子这辈子也没来过一回妓院!

我家里穷,却偏长了一副小白脸样,天生就不是干活的料,得了,那我就用功读书吧,可怎奈身边如影随形一个顾卿卿,一边纺线一边看两眼书,背的竟比天生聪颖的小爷我快。虽说如今我春风得意,金榜题名,可这股火怎么也压不下去。顾卿卿看我那眼神都带着:“当年韩相也是状元,有什么了不起?要是让本姑娘考,还哪有你杭其的机会?”

心何其塞塞……

身为七尺男儿,让他韩慕夕压一头也就算了,连顾卿卿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看着手中的酒杯,心里想着醉死我得了。

牡丹为活跃气氛笑着说:“杭爷,您倒是与我们姐妹几个说说,您是怎样得到皇上御点,成为本届的新科状元的啊。”

“对啊,说说啊。”其他几位姑娘也附和道。

对了,说起状元,我这状元当得着实足够机智。话说那天殿试之时,刚坐稳龙椅的小皇帝糯糯地说道:“太傅昔日曾教导朕,夫大国,除仁德外,国智为上,武力为下,国智出于民。诸位谁能为朕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现一下民智?”

其他士子皆引经据典,说的我和小皇帝昏昏欲睡,到小爷时,小爷乐了,说起平民百姓的事,他们加起来也比不上小爷一半。我什么也没多说,请了旨走到小皇帝跟前蹲下,从袖子里缓缓摸出一个东西,打开摊在手掌里。

小皇帝眼睛一亮,当场就封了爷为状元,擢大理寺少卿。临走时小皇帝还依依不舍拉着爷的衣角,悄声道:“那个叫什么来着……有空再做几个给朕!”

“回陛下,那个叫草蚂蚱。”

小皇帝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依依不舍地目送我出宫。好小子,有昏君的潜质!

回过神来不知怎么已被顾卿卿这悍妇架到大街上,夜风吹得我直打寒颤,回头看轻袖阁之上灯火辉煌,不禁扬起手挥了挥道:“美人儿们等着爷,爷明儿还来!”

话刚说完就挨了顾卿卿响当当一下爆栗:“朝廷官员禁止宣淫还要我教你吗?”

我看她在眼前晃啊晃的,好心去扶住她的脸。“我没有……喝花酒又不犯法!诶?卿卿……你怎么也来喝花酒?耐不住寂寞啦?怎么不去找你的……韩相呐?”

顾卿卿狠狠拽下我的手,捏着我的脸,喝到:“你是哪里来的钱?是不是偷偷拿的!”

我有点委屈,就家里那点钱,点壶酒就没了,遂哼唧道:“哪儿敢啊?是皇帝爷赏的……好多好多的钱……”说着说着就开心起来。

“在哪呢?”她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我。

“不告诉你……这是我的……”我可受够了钱被管得严严的日子,这下小爷腰包鼓了,可以不用再低声下气和顾卿卿说话了。

“我再问一遍,在哪?”顾卿卿杏眼眯成一条缝,代表她要生气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往腰间一摸,“在这儿。”

胡乱摸一遭,腰间空荡荡的,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没了,刚才还在的。”

可能我真的有点喝高了,隐隐约约觉着顾卿卿看我的眼神忽然有些幻灭。

一路上顾卿卿都没再和我说话,一张脸阴的像吃了耗子药一样,架着我的手劲儿也大了些。我也不理会她,一路上睡睡醒醒,被她半拖着回家。

一阵风吹来,正撞着我脑门儿,一阵透心凉。举目四望,天哪,还有那么远才到家,明明已经走了很久了哇。正想着忽然一阵恶心,跌跌撞撞奔到墙角就开始狂吐。

正当我吐到肝胆移位的时候,忽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卿卿姑娘,怎么了?”

我勉强直起腰,回头一看,得了,怪不得老子这么恶心呢?韩慕夕清俊的身影在老子眼前晃了两晃就不见了。

再醒来时是鼻子磕到座椅疼醒的,好你个顾卿卿,把你大爷我脸朝下挺尸一样横在车座上。艰难转过头半眯着眼看,韩慕夕还是那个标准坐姿,只是目光如水飘向一旁的顾卿卿那边,顾卿卿则偏过头装模作样看着窗外,脸颊还带着一抹可耻的红晕。

你们这对天造地设的狗男女!

好巧不巧,这时车轮不知碰到了什么,整辆车剧烈颠簸了一下。

按照正常的情况,这时顾姑娘应该一个不稳跌过去,韩相顺势伸手一接,两人含情脉脉一对视,恋奸情热哦不,是佳偶就这么天成了。

韩慕夕可能也是这么想,我看他的身子也下意识往顾姑娘那边微倾。

无奈,顾卿卿是顾卿卿啊……

只见这一瞬间我们的顾姑娘一手控住窗框,右脚在地上一滑,左腿跪地,另一手稳稳扶住即将滑落的我的老腰,对一个不会武功只是勇猛的姑娘来说,这是多么不易啊。

你说是吧?韩相。

韩慕夕显然被我家顾卿卿的奋不顾身震惊了,微倾的身形半天都没回过原位,良久,才咳了一声,轻声道:“卿卿,你没事吧?”

顾卿卿拍拍膝盖,端端正正坐回去:“没事。”

话说韩慕夕和顾卿卿的孽缘是从哪里开始的,我也确实不知道。只记得在不久之前一个午后,顾卿卿一磕茶杯盖,对我道:“杭其,你知道韩相吧?长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

我摇摇头果断说:“不知道。”换来顾卿卿一个大白眼。

其实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个考生诶,朝中官员的名字在心里过过没十遍也有八遍了,第一个就是韩相韩慕夕。

少年俊杰,青少年们的楷模,青少女们的梦中情人,其实我也想看一眼他长什么神样。

有些事就不能想,一想就成真。就在那一个午后的下一个午后,顾卿卿口中的韩相披着漫天霞光踏进了我们的小院,也踏进了顾卿卿的心里,再也没出去过。

然后他们就好上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是怎么看怎么顺眼,眉眼间的暧昧羡煞旁人。无疑,这个旁人就是小爷我。

在这以后我曾经深切反省了一下,韩相看中的女人,在我身边呆了二十来年,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是不是忽略的顾卿卿某个让人惊为天人的优点。搜肠刮肚想了半日,想饿了,忽然发觉要说她有什么优点就是做菜手艺不错,可是顾卿卿也不可能给韩慕夕做过饭啊,就算做过,难不成韩慕夕有恋厨娘情节?

韩慕夕的豪华小马车咯噔咯噔没一会就到了我们院门口。两个人扶着我下了车,轻手轻脚拐上二楼,再将我放倒,掖好被子。此时天正好月正明,如此良辰美景,又解决了我这个大累赘,我隐隐约约已经听到那两个人的灵魂相约着奔跑出去开星星看月亮聊诗词歌赋的雀跃声。果然现实再一次证明了我的智慧,只听韩慕夕在门口轻声道:“卿卿姑娘,可方便出来说话?”

就在顾卿卿“方便”二字即将出口时,我从被窝里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目光决绝地暗示她,你要是和他出去我就死给你看。

虽然死不死这个问题有待深思,但足以证明我对她的挽留之心是万分强烈。

顾卿卿凶狠地看了我一眼,又在一瞬间更换了小绵羊眼神回头对韩慕夕道:“韩相,不好意思。杭其今天好像有些喝多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可好?”

韩慕夕眼帘低垂道:“也好。”

顾卿卿又忙补了句:“那今天的事……杭其他只是太高兴了,呵呵……”

韩慕夕微笑:“放心。”道了句告辞便掩好门出去了。

顾卿卿蹲下来,眨着水汪汪的眼敲了几下床板,悄声道:“喂,你为什么……不希望我出去啊?”

长夜寂静,呼吸声可闻。

我头一偏,嘿嘿,老子睡着了。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