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入赘相公太腹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30:22

入赘相公太腹黑 连载中

入赘相公太腹黑

来源:YY小说作者:分类:穿越重生主角:方舒瑶 季承煜

方家大小姐招夫,全城的汉子们激动了,听说娶了她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轰走了第n+1的汉子,方舒瑶头痛,就没有长得顺眼,又好拿捏的男人吗?于是穿越到好皮囊、一穷二白还有龙阳之好的季承煜就这么华丽丽的成了上门女婿。后来……等等,你别过来,说好的龙阳之好呢?说好的思想腐旧呢?说好的只会之乎者也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别以为嫁给我儿就可以好吃好喝了,来人,给我好好打,让她涨涨记性。”

“妹妹现如今爬都爬不起来了,还装什么清高呢?你也不过是我们中的一个罢了。”

“你母亲我们会照顾,而你,就好好当柳员外的小妾吧,休想再踏入方家一步。”

方舒瑶头痛欲裂,脑海回响着各种人的声音,他们面目狰狞,化作藤蔓把她往下拽,她不甘心,她的人生本不该那么凄惨,她恨那些人,在强烈的怨恨中,方舒瑶睁开了眼。

入目一片红险些晃了她的眼,方舒瑶动了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双手被捆住了,额头也隐隐作痛。

她面色一凝,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正坐在花轿里,至于去哪,自然是那个让她想到就恨意满满的柳府!

是了,她重生了,前世就是这样,方舒瑶为了不嫁给又老又丑的柳员外,一头撞向柱子,最终却还是,穿上嫁衣被捆着抬进了柳府,从此磋磨半生。

直到被柳家逐出府,方信一脸得意的来耀武扬威,她却早已无力回天,父亲的亲信死的死伤的伤,整个方家大换血。

呵,多可笑的一生,既然能重活一世,她便要让那些人都得到应有的报应,让他们尝尝自己曾经所受的苦!

方舒瑶收拾了下情绪,挣了挣,奈何绳子太紧,听到外面乐声渐弱,这是到了柳府,她心里一紧,也顾不上那么多,双腿横下里用力一蹬,整个人就滚了出去。

乐声骤停,轿子刚进了柳府的门,众目睽睽之下,就见花轿里滚落出一人,竟是被束住了手一身嫁衣的新娘。

“吓我一跳,这新娘怎么突然滚了出来?”

“手还捆着呢,莫非是逼婚?”

“可不是,我说这貌美如花的方小姐怎么愿意嫁他呢?”

盖头早就掉了,方舒瑶红唇如火肌肤似雪,一双明眸却盛着怒意,惊艳了在场众人,也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方家长老方正扬嚯的一下站起身,怒视柳员外道:“柳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我的新娘子太着急了,诸位别见怪啊。”

油腻腻的声音响起,秃了头大腹便便的柳员外忙奔过来,冲一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还不快把九夫人扶起来!”却是顾左右而言它。

九夫人?做他的梦,方舒瑶真想呸他一脸,她冷眼扫过在场宾客,方家长老除了方信,俱都来了,很好,方便了她做事。

“谁是你夫人?柳康,我劝你说话前考虑考虑后果。”瞥见那小丫鬟背对着众人解开绳子悄悄收起,她没阻拦,含着恨意的目光直直望向柳员外。

柳员外脸色微变,眼神阴沉下来:“你既已入了我柳府,就是柳家人,难不成还想反悔?”

方信那老家伙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已经处理好了吗,这又是闹的哪出!

她冷笑下挑了挑眉,将袖子微微挽起露出手腕上被绳子磨出的红痕。

“那么请问柳员外,为何我是被绑在花轿上?”

刚刚方家长老也是问的这个,却被柳员外轻描淡写带偏了题,此时她再提起,有些心思活络的宾客已然察觉不对。

“要我说,这方小姐是被强迫的吧?”

“你也不看柳员外都快四十了,小妾还有八个,换谁谁肯嫁?肯定有猫腻啊。”

听见那些人议论的话,柳员外的母亲林氏气得发抖,“人是你方家送上轿子的,却来问我们,方舒瑶,你真当我柳家好欺负?”

也对,在场的人又齐刷刷看向方舒瑶,却有眼尖的发现了什么,“她的额头……”

方舒瑶额前红肿,血迹干涸,看着有些触目惊心,明显是被人刻意用厚厚的额发遮住了。

几位长老互看一眼,神情越发凝重,恐怕这其中还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啊,方正杨见状若有所思,这方舒瑶似乎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欺负?我看是你欺我方家无人!如今我爹娘刚出事,你们就急着打方家的主意!”

俏颜如霜,方舒瑶冷冷看了眼方家长老所在的位置,如刀子似的眼神复又转向柳员外。

几个长老面上尴尬,虽然她说的不错,可听着总有种意有所指的感觉。

柳员外倒是被怼的七窍生烟,自己可是同方信说好了的,眼神一闪,他冷声道:“什么欺不欺的,不管你今日说什么,这亲都得成。”

嘴角勾起抹讽刺的笑,方舒瑶四处看了眼,她在柳府生活几年,布置都摸得熟透,此时大步走向院子里的兵器架抽出把长刀,劈手就将那花轿削了个角。

见她提着刀表情阴鸷,众人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惧的看着她,谁也不敢吱声。

“身为方家嫡系一脉的长女,我绝不容许有人想侵占方家利益,这亲我不会结,如把我送回去,婚事作罢也就算了,如不然,就是要和方家作对了!”

虎口阵痛,方舒瑶暗自咬了咬牙,面色不善的盯住那柳康,如一尊地狱来的杀神。

后者只觉得心惊肉跳,这女人该是没见过自己的,却总觉得她对自己满含怨怒,恨不得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

这个想法一出,柳康眼皮直跳,居然有些恐慌,可他要是退缩了,柳家的脸面往哪里搁,以后还不得被人耻笑。

柳员外正要开口,方家几个长老站了出来,方正杨威慑道:“还请柳员外考虑清楚。”方舒瑶此番才有点方家大小姐的样子,这般作为,让他不得不重新衡量方舒瑶的价值。

柳员外脸色变幻,神情越发难看,张了张嘴,还是手一挥,道:“送方小姐回府。”

眼神淡淡的瞥了眼方正杨,方舒瑶丢了刀扭头上轿,这帮见风使舵的老家伙们!

宾客尽散,柳康看向一地的狼藉和院子里缺了个角的红绸喜轿。

方舒瑶,你给我等着!

彼时,方信正坐在院子里优哉游哉的喝茶,算算时间,这时候那位大小姐该和柳员外拜……完堂了吧?

等等!“你怎么会在这?”

方信一口茶险些没喷出来,门口站的那嫁衣如火的女子,不是那位大小姐,又是谁。

方舒瑶展颜一笑,眼神却透着彻骨的寒意:“方长老,我父亲刚走,你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究竟存的是何居心?”

这柳康搞什么鬼,看她衣着有些凌乱,该不会是柳康反悔,又将人撵了回来?

想到这,方信不屑的看着她,他从来就没有把这个所谓的方家大小姐放在眼里过,一个女子能干得了什么大事:“我是为了完成你父亲的遗愿,好好把你嫁出去。”

“我要是不嫁,你又能耐我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方家的势力你现在压根就镇不住,一心等着把我嫁出去好让我父亲的亲信死了心是吗?”

方舒瑶慢慢走近他,笑眯眯的叫了一声方长老,然后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方家是我的,而你,永远只能做一个长老。”

猜你喜欢

  1. 穿越重生小说
  2. 穿越小说
  3.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