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梅花落:倾尽芳华

更新时间:2019-06-26 19:36:47

梅花落:倾尽芳华 已完结

梅花落:倾尽芳华

来源:YY全本作者:久微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若昔 柳澜清

落霞山下,碧映湖旁,白梅亭中初相遇,她静若处子,宛如谪仙下凡。他,一曲天外琴音,空谷幽灵!  他,千万百计给予她爱情,缘不过阴谋利益;当她终于忘尽前尘,安隐于百姓人家,位于权利顶峰的他,却又为何百般寻觅?是难忘旧情,亦或本性难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经是残冬时分了,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路面上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白雪,整个天地都是晶莹剔透的一片纯白。

白皙的世界里,隐隐可闻到一股幽幽的香意,透人心脾,让人闻之舒适,却又似远似近,寻不出个源头来,倒像是开在天上的幽梅的盛开,其香意飘飘荡荡地到了人间。

纯白的尽头处,一片白影,轻似飘羽,迅若疾风,贴着白练一般的雪地迅速地急掠而来。若不细看,倒真像是完全融入了飘落的雪花里了一般,让人难以察觉到。神秘而梦幻!

一阵狂猛的寒风刮过,卷起飘落的雪花,雪花就着狂风癫狂地舞动了起来。

就在这漫天的雪花中,迅疾的白影幽幽地停了下来,却是一群浑身雪白,年轻俊美的少男少女们。中间四个穿着同样的白色短装、身段无异的年轻女子端庄而郑重地拖着一顶白色的轿子,轿子前后各有两个清丽脱俗的穿着白色长裙少女侍候,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书生打扮的手握折扇,俊美无俦的年轻公子,和一穿着讲究,高挽着发髻,厚厚的刘海斜遮住了额头,手提宝剑,端庄美丽的高雅小姐。此外还有数个侍女装扮的白衣少女陪侍在旁。

“逸轩,再往前就是楚国的边界了,城门处必然会有重兵把守着,我们若是这样张扬地走进去,定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去请示芳主,我们是否直接入境,或者,是绕道而行吧!”持剑少女对着一旁的年轻公子说道,一双魅惑的丹凤眼却目光沉静地环侍着四周,面含警惕之色。

云逸轩手中折扇一转,轻笑着点点头,便抬步向身后的轿子走去,在轿子前三尺处停下,目光温柔地看着隔着重重的白沙,慵懒地靠坐在轿子内的柔软的大椅上的人儿,说道:“姑姑,我们已经到了楚国的境外了,前面就是城门,清芷问你是直接从城门进去,还是绕路走。”

轿帘内传出了细微的丝绸摩擦的声音,似乎是里面的人儿坐起了身子。

半响,才有一个低低的,略带沙哑的,却像是隐藏着无尽的魅力,让人闻之如受蛊惑一般的舒适,宁静的声音答应着:“你们自己决定吧!怎么好,就怎么选。”

“是!”云逸轩柔声答应着,看向前面的云清芷,见她点了点头之后又转身向偏北方走去,知是她已经明白了。只是他自己心头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清芷就是对姑姑要这样的“敬而远之”!轻轻摇了摇头,也抬步跟了上去。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姑姑,两个他都惹不起的啊!

一群人又急速向前行去,像是一片巨大的羽毛贴着地面飘飞一般,姿态轻盈而美丽。所过之处,飘荡着一股幽幽的梅花香气,经久不散。

越是向北方走,虽然并不是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沿途景致却是变化颇大的,从一马平川,到山路崎岖,行路越来越困难,这一群神秘行人也慢下了步速。

“前面就是楚国和齐国的交界处了,真是一道天险,隔开了富饶和荒芜。”云清芷看着面前耸立的高山,幽幽地叹息,脚下的步速却是一丝不减。了“齐国的土地虽然许多贫瘠,但却是七国中最强大的国家,也没有什么好感叹的!”云逸轩倒是安步当车,闲适自得地眺望着这初见的雄伟景色。

“话虽如此,他们却似乎不满足啊!”云清芷突然凝眉,目光闪过一道精光,看向左前方的一片密林,说道,“那边有人打斗的声音传来。”

云逸轩凝神听去,果然听到了兵刃交接的声音,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白色软轿,微一迟疑,便疾步向声音的来源处奔驰而去。在这齐国和楚国的交界处发生打斗,这事可大可小,就是不要闹成了两国开战的借口才好!

云清芷甚至看都没看一眼身后的软轿,便飞驰而去。除暴扶弱,行侠仗义,维护天下安生就是云家人的使命,是不需要什么命令的,也不需要管什么命令的。她云清芷可不管那个只知道躲在华丽的软轿里的女人是什么想法!

看着两条急速离去的身影,轿子前左方的白衫少女见状,转身恭敬地询问轿子里的人:“芳主,我们是在这里等候清堂主,和轩少爷,还是找个避风处去歇一歇?”

良久,就在白衫少女以为主子不会回答的时候,刚才的那个蛊惑般的声音又从轿子内传了出来:“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是!”白衫少女没有任何迟疑地听从主子的命令,对着众姐妹打了个手势,便带领着众人,尾随云逸轩和云清芷的脚步而去。

……

兵刃相交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在飒飒的寒风和乱舞的狂雪之中,显得尤为刺耳。

山脚下的林子里,不管大树,小树,大都已经枯黄落叶,身上也被压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刀剑相撞之声越来越近,接着便见一道纤弱的黑影从林子里急速窜出,身后却有着数道赤色人影紧逼在身后。黑衣蒙面人似是已经精疲力竭,脚下一个踉跄,瞬间便被赤衣人超过,围在了中心位置,四处的逃生之路都被堵死了。

“你是何人?为何夜闯我齐国皇宫?”为首的鬓发斑白的赤衣人目光森寒地看着衣衫褴褛,差不多已经湿透了的黑衣人。自身却也已经是气血翻涌,只是扛着口硬气,极力保持着面子上的威严而已。毕竟年纪大了,又从大半夜折腾到现在的大中午的,一把老骨头都快折腾散了。

被包围在中心的黑衣人气喘吁吁地提着剑,警惕地看着四周,却不说话。一身黑色夜行衣已经在逃跑,激战中被撕扯得破碎,但头上却还是死死地缠着黑巾,整个的就只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水灵灵的大眼睛,微微可以看到一点的红润娇嫩的肌肤,到竟像是个妙龄芳华的少女。刚刚与他们的一番激斗,已经耗尽了全部气力,少女闭目暗叹一声,想不到十数年的努力和心血,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在这关键时刻,却在这即将要尝到胜利的甜美的时候,自己却要命丧于此了……

老天何其不公啊?

“你再不报上名来,说出来意,可就休怪我们辣手无情了!”赤衣人寒声说着逼近了一步。

哼!我说了你们就会手下留情了吗?不过是能够换来一种更屈辱的死法。

不甘心!

不甘心!

黑衣少女在心头呐喊,在心头嘶吼!她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呢?不!她王嫣然从来都不是会这么轻易认输的人!绝不会这样轻易放弃的!

“再不说话,我们可就不客气了!”赤衣人又逼近了半步,手中寒光闪闪的大刀蓄势待发。

闻言,王嫣然目*光,露出嘲讽之色,嗤笑道:“你们也别把话说的这么好听。现在的情况虽然是你们想要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但是,你们追了我一整个夜晚了,非但没有将我拿下,反而一个个弄得狼狈不堪,都挂了彩,反倒是我略占上风,你们可千万不要再客气了,免得待会回去更加地不好交差!”

“你……好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片子!”赤衣蒙面人怒极反笑,手中大刀一振,指向王嫣然,“老夫倒要看看你这丫头究竟有什么大本事。看刀——”话音刚落,手中长刀便直砍过去。

王嫣然不敢懈怠,举剑相迎,刀剑相接,只觉虎口发麻,气血上涌,被逼的一连退了数步。这个老匹夫,力气还真是大,内功修为堪称炉火纯青。

赤衣人目露得意之色,狂笑道:“原来不过是嘴贱,轻功是了得,武功却不怎么样!你个小丫头,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你做梦!”王嫣然冷笑一声,手上一番,长剑便横在了脖子上。

“你干什么——”赤衣人惊呼。

“不要——”匆匆赶来的云逸轩见被围在中间的黑衣少女正欲横剑自刎,出声疾呼。忽觉旁边一道白影疾掠而过,宛如一阵白烟。却是云清芷掠至王嫣然身旁,夺下了她手中的长剑,随手掷出了老远。

“打不过就要自刎吗?没出息!”云清芷扔了长剑,斜睨着王嫣然冷哼。

“你是何人?”赤衣人瞪大眼睛看着云清芷,惊问。以自己的功力,居然完全无法察觉这样一个少女是怎么从自己的身旁飘掠过去的。这份功力,可谓惊世骇俗。

王嫣然也是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不费吹灰之力就夺下了自己手中剑的女子。纯白却华丽的衣着,高绾的发髻,艳美绝伦的脸庞,勾魂的丹凤眼,好一个超凡脱俗的美人啊!

云清芷淡淡地瞥了王嫣然一眼,便冷冷地看向围成了一圈的赤衣人,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都立马给我离开这里。”见他们还要出言反驳,云清芷声音更冷,“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们最好尽快地走人!”说话间,威慑力十足,女皇气势也十足。

这些赤衣人是是齐国皇宫的护卫,在宫里头大风大浪的见得多了,那看人的本事可是千锤万凿的,向来是八九不离十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女人绝不简单。

“姑娘,我等是齐国宫城守卫,此人夜闯我深宫大内,如不将此人捉拿回皇宫,交由陛下处置,我齐国国威何在?我等若就此空手回去,可要如何向陛下交代啊?”为首的赤衣蒙面人斟酌着说。

云清芷蹙眉冷哼一声,正思考着该如何回答,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梅花之香,幽远而淡雅,香味越来越近,越来越浓郁。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阴谋小说
  3. 伤痛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