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他等你很多年

更新时间:2019-06-12 15:00:37

他等你很多年 已完结

他等你很多年

来源:YY全本作者:桑小渔分类:婚恋生活主角:夏沐 宋羡知

从17岁到30岁,他没有一天不在想她,没有一天停止过爱她。她结婚,他孤身一人去了新疆,一待就是五年。她离婚,他第一时间追到北海,向已经有身孕的她求婚。当幸福逐渐靠近,命运的齿轮却带来了让她痛不欲生的人。原来她还有一个异卵同胞的姐姐陈粒诺。陈粒诺带着仇恨,带着毁灭,一步一步揭开了尘封27年的那段往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夏沐想过很多次,甚至是在结婚的那一天,这个念头也会突然跳出来,有时连她自己都会吓一跳。

“两位想清楚了吗?我这个章盖下去,你们两个可就不是夫妻了。工作人员表情严肃,手里拿着公章,眼神里是一种麻木的冷漠。

也难怪,每天离婚的人那么多,每个人说起理由都可以泪流满面。在成年人的生活里,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一样提出来,问题都少不了。

只是在Z国人的观念 里劝和不劝离,宁拆一桩庙不拆一桩婚。所以工作人员给足了她们反悔的时间。

“想清楚了。”夏沐的声音很低,但很坚定。

结婚五年,她和高祈一直相敬如宾,感情不深,却无争吵,平平淡淡。如果一定要她说出非离婚不可的理由,她倒还要想上半响。是他对她不够好吗?当然不是。他们从小就认识。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青梅竹马。就连大学,他也一定要来到她所在的城市,放弃去北京一流学府深造的机会。

无论是谁提起高祈,都是,哇, 暖男啊。而她却总是听得木然。

多半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吧。

高祁看了夏沐一眼,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忧郁。 曾经为了把她绑在身边,他做过很多疯狂的事,软禁,跟踪,查她手机,翻她的包,扣压她的身份证,甚至是在她提起离婚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从半年前,她就有了离婚的想法。他用父亲的病拖着她,总是在想,如果有了孩子,也许就好了。他试过很多方法,企图让她怀孕,甚至用过强,但每当她反抗不过跪在地上求他的时候,他就心软了。

“你呢?”工作人员看向一直沉默的高祁,“没想清楚就回去再想想。”

夏沐依旧低着头,她心里不是没有其他感觉,她也会有几分动摇,但这是她想了五年才下的决定。她一面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勇敢,一面又对身边这个一起生活了五年的男人心存愧疚。

“想清楚了,盖吧。”高祈的声音里毫无波澜。

夏沐的手颤了一下。

就这样离了,两个人从民政局走出来,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仿佛是为了给她们这段婚姻一个彻底的终结。两个人都没有带伞,站在民政局门口,谁也没说话。

这段婚姻竟然持续了五年,五年,漫长的五年。房子是高祁付的首付,房间里所有的家具都是高祁用自己的钱一样一样买回来的。她不过拎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就住了进去。一纸协议摆在桌子上,双方签上名字,她们正式开始了试婚的生活。这个婚姻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但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她们同住一间屋檐下,却各回各的卧室,各睡各自的觉。

一定要说有点什么联系,大概是每天早上会一起出门坐同一辆车去上班。她们上班的路线一样,高祁把她送到公司后就赶去单位,中间只隔了两条街。以前上学的时候,高祁就经常骑单车载她上学,在她看来这很正常,几乎都不属于婚姻生活的一部分。

她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更像小孩子玩的过家家游戏,可以随时结婚也可以随时离婚。

“对不起,高祁,我没有遵守约定,”夏沐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翻飞,这是她内心歉疚一直有的小动作。

“算了,已经离婚了,说这么多有什么用,”高祁摸着夏沐的脸,“ 别哭,哭了,丑。”

夏沐破涕而笑,却哭得更厉害了。

“不能哭,”高祁把她的脸捧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他像往常一样擦去她脸上的眼泪,笑了,说,“夏沐,我不打算原谅你,但我依旧希望你幸福。”

“对不起,”夏沐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以后,你找个好姑娘就赶紧结婚吧。不要再遇到我。”

“结婚就算了,太累了。”高祁叹了一口气,把离婚证拿在手里看着,“这个东西估计就是我们最后的联系了吧。”

刚结婚那会儿,高祁每天下班都要把结婚证拿出来看看,当个宝贝似的,亲了又亲。晚上睡觉,还要把它压在枕头下面,生怕别人抢了去。夏沐想到这些,鼻子一酸,差点又哭了。

“你哭什么?”高祁瞟了她一眼,“该哭的是我吧,被你抛弃了,还不能有怨言。就连骂你一句都觉得自己他妈的混蛋。你说,但凡我狠心一点儿,就是不放你走,你会不会恨我一辈子?”

一辈子?恨他?

夏沐看着他,一时语塞。她们认识了二十八年,从她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她的生活里进进出出。她没法跟他睡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真的就是她的一个哥哥,从来没有过其他身份。

夏沐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这张卡里有十二万。这五年,你的工资,我存了一半在里面。你把它拿着。”

高祁 把卡拿在手里,翻过来翻过去地看了看,“我一直以为你都不知道银行的大门怎么进,这些年,我给你的钱,你一分钱都没用过,除了给爸交医药费,全存在这张卡里了吧。”

“我自己有工资,你爸身体不好,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高祁冷笑到,“这么快就改口成你爸了,夏沐,看来离婚对你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吧,至少没离婚,你还有个爸爸。”

这句话多少伤了夏沐的心,“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是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还是好朋友。”

“像以前一样?”高祁脸上突然青筋暴露,他一把抓住夏沐的一只手臂强迫她把脸仰起来看着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吗?你知不知道从13岁开始,我每天想的都是什么吗?我想着我要好好上学,努力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然后带上你远离你陈淑芬,让她不再打你,让你过好日子。我甚至还想过,我们一定会结婚,然后生两个孩子。可你不喜欢小孩儿。夏沐,你到底是不喜欢小孩儿,还是不喜欢生我的小孩儿?如果是他呢?如果当年,他没有走,你们顺利结婚了,现在的你会不会已经是很多个孩子的妈妈了。你不是一直都想着他吗?哪怕他让别的女人怀孕,你也甘愿当个后妈。“

”别说啦。“

”你害怕了?你怕听,我偏要说。你是不是也去求过他?每天关注他在新疆过得好不好?一有时间就去什么新疆的记录片,你是不是就想过去找他,就算我们结婚了,你也愿意爬上他的床。“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把高祁的脸打得往一边甩去。

夏沐哆嗦着嘴唇,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角掉下来,”高祁,你难道不明白,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吗。”

高祁咬着下嘴唇,他失控了。他不想失控,他也想和她好聚好散,至少她们还能像以前一样。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不断不断涌现的那些猜想。离婚后,她会去哪儿?会不会第一时间就去找她。

该死的,他一想到她和他有可能破镜重圆,就嫉妒得想杀人。

“高祁,是我对不起你,这笔钱,你拿着,以后不要再遇见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走了,你保重。”夏沐把银行卡塞到高祁手里,转身走进了微微细雨中。

身后的男人仓皇地追了两步,最终隐忍着眼里翻涌的泪水,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家里没有太多东西要收拾,她很少买衣服,也没有买化妆品,要说麻烦,估计就是卧室里随处可见的那些书了。阳台上的花,她也想带两盆走,但她这次要去的地方很远,原本也只是打算去散散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还没想好。她尝试整理了一下。发现,想把它们都带走,有些困难。在这里生活了五年,突然要走,还有些不舍。

最后,她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双运动鞋,一只紫色行李箱。家里依旧跟平常一样,好像她只是出一趟远门。但当那扇门重重地关上,当她把钥匙压在门口的地垫下面,她才后知后觉,心里涌起一股酸楚。从今往后,这里就再也没有她夏沐的位置了。

买了去南宁的火车票,决定转车去北海。

候车室人满为患,站了很久才等到一个座位。很快睡着,小小的背包抱在手里,行李箱用腿拦住防止它到处滚动。

不知睡了多久,一个小物件砸在身上,像在梦里经历了一场生死劫,把她惊醒。她茫然地抬起头,看到眼前一脸抱歉的妇女,手里抱着她两岁的女儿。

“不好意思,孩子顽皮,不小心掉出了,没弄疼你吧。”

是一桶泡面,老坛酸菜味的。妇女一只手抱着年幼的女童,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女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塑料袋,想必那里面就装着这桶泡面。也许是女童拿在手里当玩具,泡面不小心掉了出来。

“不碍事,”夏沐把泡面递给女童。女童冲她眨了眨眼睛,很调皮。

广播里响起检票的声音,夏沐站起来,拉着行李箱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她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但人太多,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是谁打的电话。

就这样,一直到进了车厢,找到自己的床铺,安置好自己的行李,等一切弄妥当,火车已经开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然后才把手机拿出来,三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一个是高祁的,另外两个却是陌生号码。高祁还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玩累了玩好了,还想回来,我等你。

她回他,你不用等我。去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吧。

夏沐一直觉得,这个婚姻不是她一个人的牢,如果没有遇见她,高祁也许会更快乐。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高祈的回信,然后才拨通了那个陌生号码。

“喂,”

“喂,”

这声音……

“夏沐,”

这声音……

夏沐突然不敢说话。

一个浑厚而清亮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他说话的时候习惯拖一点儿尾音,像催眠曲里面好听的那个慵懒的音调。在她的整个青春年华,这个男人,这个声音曾经是她午夜梦回睡不着无数次 独自咀嚼的秘密。

“我是宋羡知。”男子说。

宋羡知……

真的是他。

世界仿佛停顿了一般,夏沐没有说话,他也不再说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宋羡知先开口,“我下午四点刚回的桐城,跟高祁打电话,本想约你们一起吃个饭。”

“哦,”夏沐没想到是这个开头。

“听说你们离婚了,夏沐,是真的吗?”宋羡知说完,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他感冒了?在新疆的这五年,他过得不好吗?听说很多人因为高原反应都会水土不服。他也是吗?

“对,我们离婚了。”夏沐很平静。

宋羡知沉默了几秒,说,“你在火车上吗?我好像听见了铁轨的声音。”

“是,我在火车上。”

“准备去哪里?”

“北海。”

“北海,”宋羡知语气平淡,“准备玩几天?”

“现在,还不知道。”

一时又无话。

“夏沐,出去玩,注意安全。”

“好。”

电话挂断,夏沐心里有一瞬间的惘然,很彷徨。她不知道,宋羡知是如何知道她离婚了。离婚,不过是早上刚发生的事。不会这么凑巧,他就在这时候打电话给高祈。而更奇怪地是一直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却意外敞开了心扉。在夏沐的认识里,高祈不太可能跟宋羡知说他们离婚的事情。他们从高中起就一直水火不容。

但很快,她就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了。之前掉泡面砸她的那对母女刚换了卧铺的票,刚好就在她对面,但是个中铺。她睡的下铺,自愿和她们对调了床铺。

妇女千恩万谢,说,“我今年三十了,你就叫我李姐吧,”

夏沐,今年28岁,比李姐才小了两岁,也许是生了孩子比较操劳,李姐看上去要比夏沐大了一辈。

接下来的旅程,夏沐充当了李姐闺女的临时玩伴。她有很小孩子的一面,嬉笑打闹,玩游戏,讲故事。小女孩儿叫悠悠,很是喜欢她,甚至想和她一起睡觉。

李姐很不好意思,说,“悠悠,阿姨的床铺小,我们不去挤阿姨好吗?”

悠悠才两岁,只会说简单的词语,大多数时候,她打手势,即使这样,夏沐也能明白她大部分的意思。

上铺的女学生探头下来,说,“你们可以小声点吗,我肚子疼,一直睡不着。”

李姐脸上不太好看,但也没说什么。夏沐上床去睡了,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

李姐即将到站,把悠悠推给夏沐,“帮我照看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

夏沐以为她是去厕所,她没想太多,陪悠悠玩游戏,讲故事。火车到站后,李姐迟迟没有回来。夏沐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她抱上悠悠去厕所找,慌乱中忘记自己的包还放在床上。她找了一圈,总算看到李姐从另一头的车厢挤过来,脸上有慌张的神情。

“不好意思,记错车厢了,走反了方向。”

“没关系,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不会,不会,就是记性不好,一孕傻三年。”

李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抱着悠悠准备下车。悠悠一直很喜欢夏沐手上的那串珠子,夏沐把它卸下来塞到悠悠手里。

“再见了,小悠悠。”

李姐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她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这节车厢里的人想必大多都是去南宁的,下车的人不多,好像只有一两个。

多数人都在排队等厕所开放。上铺的女学生也是,她去了很久。

李姐下车后,夏沐睡到自己的床铺上。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下一个站就是目的地了,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南宁似乎在下雨。这不是看海的好季节,但她就是想去海边走一走。

睡在上铺的女学生从厕所过来,看见夏沐单独一人,不见了李姐,就很好奇,问她,“你姐呢?”

“你说李姐?”

“就是刚刚和你玩的那个小孩儿的妈妈啊,她不是你姐吗?”

“不是,”夏沐摇了摇头,“刚认识。悠悠很可爱,我很喜欢小孩子。”

女学生的脸色大变,说,“我刚刚看见李姐翻你包了,她说你是她妹妹,上厕所没带纸。”

夏沐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太对,坐了起来,心里却还抱着某种希望,“应该不会吧。李姐人很好的。”

女学生不为所动,指着夏沐的包,说, “你还是看看你掉什么东西了没有。我一直觉得她鬼鬼祟祟的。你睡觉的时候,好几次她都想拿你包。”

夏沐的脑子里空空的,她不愿意相信李姐对她起的坏心,甚至在希望,包里的所有东西都还在。她不愿意去面对那些坏的事情,不想把人心想的太坏。一旦发生不好的事,第一时间,她会逃避这个问题的存在。

她把钱包打开,里面原本有两千多的现金,现在只剩下三十块的零钱了。

“赶快报警啊,她应该还没有出站。”女学生气愤地说。

夏沐情绪低落,也许这就是她伤害高祁的代价吧。她脑子里浮现出悠悠可爱的笑脸,摇了摇头,“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她把你钱都偷走了。”

“至少,她还给我留了三十块钱。”夏沐自欺欺人地笑了笑。

“你心也太好了吧。”女学生说,“如果是我,肯定下车去找她,你对她那么好,她还偷你钱。”

火车鸣笛,缓缓启动。

夏沐手里拿着那三十块钱,心里有些苍凉。人果然是不能太自私的,会有报应的。

猜你喜欢

  1. 婚恋生活小说
  2. 婚恋小说
  3. 生活小说
  4. 婚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