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温顾而知清

更新时间:2019-06-05 01:32:40

温顾而知清 已完结

温顾而知清

来源:YY小说作者:写文的凤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舒清 莫温顾

舒清和莫王爷意外春风一度,竟就珠胎暗结、喜孕天成。震惊京城圈内外!只是……我的王妃不可能这么肥胖!莫温顾表示很忧伤!——一个首富之女第一肥,一个大周王爷第一俊。可若干年后,等她暴瘦成绝色,成为他完全所陌生的模样时,他再回首,身边再没有她的影子。兜兜转转再见时,她却冲他粲然一笑,惊艳了一池荷塘色。“我名舒清,不知公子是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温顾自小饱读诗书,擅吟诗作对,喜古文,好风花雪月。梦想有朝一日能花前月下,美人在怀,弹一曲高山流水,奏一段玉凤求凰,当真是极好。

十五岁那年,在京城公子千金们的上流聚会中,对丞相之女柳吹绵一见钟情。此后年年过去,眼见柳吹绵出落得一日比一日更水灵,那一颗春心愈加骚动,情难自禁无法自拔,有事无事常往相府跑,引得老丞相惊恐连连。

前院也是王爷,后院也是王爷,转个弯还是有王爷,就连如厕偶尔也能望见王爷略销魂的身影……生生将老丞相逼出了脊椎病。

作揖什么的,果然是老年人的克星啊。老丞相伏在榻上,颇感慨。

再说回莫温顾。

柳吹绵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眉如远山黛,眼若秋波横,凝脂玉肌柔,花中第一流。她对人一向生冷,连那眼神都凉凉的,尽数冷意,浑身透着一股孤芳自赏的傲气。莫温顾将她奉为女神不可谓没有道理。

她的想法亦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竟不喜朝堂纷扰多顾虑,反向往游戏人间、纵横江湖。因着对莫温顾的追求并不放在心上,只当他是普通朋友。

所谓得不到的即是最好的,莫温顾愈觉得柳吹绵难能可贵,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丝毫不考虑老丞相的腰身,分外主动得将丞相府当作了自己的第二个家。

莫温顾心系柳吹绵之事很快在圈子里传了开,众人对其二人的恋情议论纷纷,看好者不看好者皆有之,干脆开了赌局下了注,你压上品翡翠镯,我压环佩东陵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抱团看好戏,将这一场襄王戏神女围观得津津有味。

而三个月前,却出了意外。

犹记那一日,宠柳娇花,春意尚浓。日照竿头,流水马龙。莫温顾照常出了王府,却不料,门口却站着一庞然大物,堵住了他去时的路。

莫温顾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若不是此物竟穿着被挤得变了形的齐儒长裙,头顶长发挽了个女子发髻,他当真要以为这是一块体积偏大的五花肉,让人泛腻。

不等莫温顾回避她,她已迎了上来,将手中一封薄信递给他,又对他轻轻一笑,颊边肥肉随之抖三抖,方娇涩转身,踏着象步离去。

抚平身上的鸡皮疙瘩,莫温顾打开一瞧,果真情信。心中不禁无数次感慨‘长得俊就是有压力’一边随手将那信扔到了路边,随即抖抖衣袍,施施然走了。

第二日,那封信的内容传遍了整个京城。一切只因莫温顾随手一扔的那情信,又被一顽童捡了去,照着纸上字句随口念了两句,就被路过的府中丫鬟夺了去,转交给了自家小姐。那小姐又转交给自己的好姐妹,好姐妹们又传给无数个好姐妹……由此可知,在路边乱扔物什当真不会有好下场。

铺天盖地而来的嘲笑与攻击却没能给肥舒清造成困扰,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竟是一日一封信,道遍相思与愁绪。“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玲珑筛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莫温顾并未将她放在眼中,照样往王府跑得勤,一心想拥美人归。然而,半月前,却出了意外。

当是时,莫温顾约了柳吹绵月下对饮。于是颇兴奋得带了两坛好酒,一副白黑围棋,三两开胃小菜,十余只大红烛蜡,在京城郊外的二里亭设了宴,静等美人临。

二里亭的景致优雅,入眼尽是芙蓉花,想来在这等雅地设宴,定能让绵儿一颗冰心化柔情,拈花一笑醉倾心……又或者三杯四盏间迷了心窍,醉了温香,再顺势入了那芙蓉暖帐,春风一度,曲径幽处,一举攻下……那当真是极好!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望着丛林昏黄色一点点被昏暗吞噬,他的胸腔好似装了只急速奔跑的大白兔,一下又一下,捶得震天响。佯装镇定坐在石桌之上,干脆顺势拿过一壶酒来喝。不想此酒喝着清爽,入喉却烈,莫温顾仰头就是两大口,当即只觉一道火焰一路从胃烧向了四肢百骸,烧旺了满腔情-欲,燃起了一腔热血。

片刻后,没等到柳吹绵,却迎来了肥舒清。

那一夜,莫温顾做了个春-色旖旎的春宫梦。他梦到他果然如预想那般同女神入了那芙蓉小暖帐,春风两三度,曲径通幽处,金风和玉露,胜人间无数……唔,只是觉得身体似乎被什么重物压着,有些喘不过气……

第二日,莫温顾从美梦中睁开眼,生生被眼前这一大坨白花花的横肉吓晕了过去。

肥舒清却颇有自知之明,横着满身的肥肉移下床,弯腰颇艰难得重新弄穿好衣裳,才哑着嗓子对床上的莫温顾道:“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莫温顾瞬间被此话从晕眩中惊醒,搂着被子铁青着脸怒吼:“谁要你负责!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了得到本王你竟使这般下作的手段,不知廉耻的悍妇!”

肥舒清也不恼,随意将长发绑了一个髻,这才看向他,声音颇平静:“木已成舟,你若当真不想让我负责你,就让你负责我吧。”

也不等莫温顾再发火,肥舒清转身出了客栈门,慢慢地挪走了。只是她那走路的步伐,颇怪异,每走几步便停下,擦擦额头的汗,再继续走。

那日之后,再无声息。莫温顾自认为那一页已翻过,岂料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回忆毕,小皇帝听完,笑得有些莫测高深。

“我绝不会娶她。”莫温顾倚在椅子靠背上,眼中似有暗涌汹涌。

“这样啊……”小皇帝呵呵一笑,瞧上去心情好极了,“能每年上缴国库亿万杂税否?”

“能进贡奇珍异宝、骑珍异兽、山珍海味否?”

莫温顾:“……”

“能推动全国经济发展为社会大同做贡献否?”

“……”莫温顾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小皇帝又拍了拍手,朗声道:“带上来。”

话音未落,御书房门被推开,鱼贯而入数二十太监,每二人扛一大红木箱,约莫数十只,端端正正得摆在了莫温顾的面前。

“打开。”

瞬时间,整个御书房被一片闪闪金光所笼罩,瞧上去美极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言情小说
  3. 婚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