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

更新时间:2019-05-14 22:35:57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 连载中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

来源:YY全本作者:猫之分类:婚恋生活主角:程安然 萧爵一

半生暗恋,三年婚姻。程安然把此生最深的情,最真的爱都给了萧爵一。她以为所有的等待和炽热都能被时间豁免,所有的伤害和误解都能够被岁月抹平。纵然这条崎岖的路上,注定了无情的践踏和难愈的疮疤,她依然无所畏惧地前行。心被狠狠掼在地上,一次次践踏,侮辱。程安然跪在残破的尊严顶端,一次次捡起来,吹干净。那上面泡了一层层泪水,干了一层层血水,结了一层层厚痂。终于……开始变硬。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谁欠了谁的真心,谁又是谁的救赎?“安安,回来好么!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可我不爱你了,萧爵一。”握住眼前那只从黑暗里伸出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名爵集团大厦二十一楼,总经办。

程安然站在宽敞气派的办公桌前。一叠文件攥在手里,几乎攥出了汗。

袅袅烟雾从面前男人修长的指尖里飘出来,雪茄独特的味道却怎么也盖不住刚刚那一片——淫靡而香艳的气息。

“捉奸捉到这里来了?程安然,你能耐啊!”

萧爵一慵懒地靠在老板椅上。凌皱的衬衫扯开到第三个扣子,领带斜生生落在一边。

精致的锁骨和麦色的胸肌上布满了吻痕,与衣襟上人鱼姬色的唇膏痕迹对比无异,暧昧生辉。

程安然几乎咬得嘴唇出血。任由脑中膨胀着刚刚那不堪入目的一幕,眼眸里却生生强摒住了那份波澜不惊。

“我只是来跟你谈公事的,麻烦抽几分钟时间看一下这份设计稿。”

说着,程安然轻轻推上了手里那份文件,然后退回到相对疏离的位置里。

“公事?”萧爵一冷笑道。

他侧着脸,眯着眼,颀长的双腿搭在办公桌边缘,尖亮的皮鞋有意无意地冲着程安然。然后缓缓吐了一口烟圈,整个人张卧成丝毫不掩饰的嘲弄和鄙夷。

“萧太太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萧爵一两指轻轻一掸,簌簌烟灰落在雪白的文件上。

程安然面色不动,心里却像火燎一样揪紧。

那是她亲自带领团队,耗时一个月所出的成品。

这一刻就在萧爵一翻手云雨的威胁和拿捏下,显得轻如鸿毛又不堪一击。

就如同,这段在他股掌之中被玩弄的婚姻。

“谜尚设计工作室,首席设计总监程安然?”

眯起眼睛,萧爵一把目光轻轻扫在设计稿最后页的落款处。

接着他突然挑起犀利的眉峰,嘴角抽出一丝清冷的嘲弄。

“什么时候去找的工作?看样子,头衔不小,待遇不低嘛。”

程安然没说话,只把嘴唇咬得紧紧。

在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她犹豫过无数次,面对萧爵一可能的刁难,她要怎么公对公地保持平静和尊严。

然而当她站在门口亲眼看着那个女人在她丈夫身上颠鸾倒凤的一瞬间,所谓平静和尊严都仿佛笑话一样没有了意义。

清了清喉咙,程安然扬起不卑不亢的声调。

“请萧总详细过目。满意的话,按协议支付设计款。不满意的话……也请提出修改意见。我们团队会尽快——”

“程安然你很嚣张么!”

萧爵一眉头一凛,甩手将那叠文稿扔在程安然脸上。

“我早就警告过你,别拿任何东西来浪费我的时间!除非,是你签过字的离婚协议!”

雪片一样的纸页在程安然的眼前落下。

刮在她睫毛上,擦在她脸颊边。像入侵泪腺的砂砾,说不清是痛还是委屈。

蹲下身,程安然一片片捡起设计稿。

归整,排序。最后重新端放在萧爵一的面前。

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就像一把无名的邪火,一下子挑断了萧爵一绷弦的理智。

他恨透了这个女人故作姿态的淡定。他想不通她那虚伪的与世无争,暗藏多少心机与原罪?

萧爵一踹开椅子,大手上前一抓。就将来不及呼出声的程安然牢牢拿捏在掌心里!

他收紧五指,感受着女人脖颈处细微而痉挛的抗拒。

他凑近五官,温湿的气息挑衅入耳。

“程安然,你装模作样给谁看啊?成为我萧家的大少奶奶,还用得着辛辛苦苦地出去打工么?你,不就是想做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金丝鸟么!”

喉咙里的空气一寸寸稀薄,程安然奋力扒开萧爵一的手指,泪水在渐渐模糊的视线里打着转。

她也搞不清自己这会儿究竟是为什么而忍不住想哭。

可能,比起萧爵一愤怒之余想要掐死她的意图。她更伤心的是这一刻那男人眼里的仇恨和决绝,竟是那么真实。

他,真的那么恨她么?

有时候程安然会想,如果五年前死在那场车祸里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至少这样,萧爵一还能是曾经那个温柔正直的萧爵一。

而自己,也不用成为今天这个,受尽所有人指责和唾骂的自己。

泪水沿着程安然的眼角滑落,灼热在萧爵一的手上,瞬间抽去冰凉。

萧爵一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看着眼前的女人像条被打残了的流浪猫一样瘫倒,蜷缩,咳嗽到停不下来。哪里还有刚才的淡然自若,与隐忍骄傲?

每每这一刻,萧爵一才会觉得心里稍有那么一点点报复肆意的快感。

“滚!”

萧爵一站起身来,烦躁汹涌,他转身抄起桌上的咖啡杯狠狠砸在程安然身后的墙壁上。

白瓷炸开,碎片崩裂。

打在程安然的手腕,手臂上,像人言可畏的枪林弹雨。

她仿佛感觉不到有多疼,耳底落入萧爵一字字绝情的讽刺与威胁:“程安然我警告你,想做萧家的长孙长媳就给我安分一些。再敢到我奶奶那里去装模作样,兴风作浪,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滚!”

程安然撑着墙壁站起身,她理了理凌乱的发梢,抬手轻轻揩去手腕处被碎片划出的一层血色。

转身出门的一刹那,她稍显顿挫了脚步。

回过头,她叫了一声‘爵一’。

无论是‘萧总’的疏离,还是‘爵一’的悲剧。对他们来说,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周日是奶奶的寿辰。妈说,让我们早点把小海带去老宅子。你周末在家么?”

“你不用探我口风。”萧爵一面朝落地窗,背对着她,“我今晚睡哪,跟你没关系。”

冷冰冰的话音,落定嘲讽,乐此不疲。

程安然心下微微自嘲。事实上,她只是想问问他该给老人家挑个什么样的礼物。

“明白了,那我先走了。”

“站住。”

萧爵一厉声的命令,再次绊住程安然想要逃离的脚步。

“还有事?”

萧爵一转过身,精炯的目光撅住程安然的眼睛,盯得她仿佛透不过气。

“回去跟小海打好招呼,别又叫错了人。”

程安然心头一顿,闷痛侵袭。

“万一小孩子一不留神又喊你‘妈妈’,到时候,我妈再拿大耳刮子扇你。可是你自找的了。”

“我知道了。”

程安然摒了摒呼吸,咬紧唇瓣。

她想,这点自知之明她总是有的。虽然这三年来仿若母子般的相处模式,让那个男孩早已把她视为最亲的人。

可事实上,这世上唯一一个没有资格来做小海妈妈的人,也只有她程安然了。

离开办公室,程安然从包里抽出纸巾紧紧压在自己划破的手腕上。

她本对疼痛不是特别敏感,进而对心痛也开始麻木。

尤其当她听到门里萧爵一对秘书打电话时吩咐的那句话时,内心仿佛已经激不起任何波澜了——

“给我联系下谜尚的负责人,就说让他们重新出个设计案,我出双倍的报酬。条件是,立刻开了程安然。”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程安然苦笑着想。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呢。

猜你喜欢

  1. 婚恋生活小说
  2. 婚恋小说
  3. 生活小说
  4. 婚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