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种田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9-04-28 09:07:15

种田小娘子 已完结

种田小娘子

来源:凡人书城作者:江清浅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朵 谢天阳

打过老虎饮过狼血,在村人的口耳相传中,他的存在就像是黑面神一样。但是她一个柔弱娇嫩的小姑娘,却执意要成为他的小小妻子,让他原本平静的心头再起波澜。他爱她、宠她,把她视作一生相伴的爱侣。但是她却怀着腹中的孩子,跟着其他男人落跑,把他彻底地惹怒。没有任何人能够把她,从他的手中抢走,他发誓要把这个小女人捉回来,让她好好地记住,谁才是她真正的夫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山林间奔走劳累了一整天,谢天阳在黄昏的时候抵步湖边。

脱掉了身上沾染汗水和尘土气息的外裳,赤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他就像是灵活的游鱼一样,矫健地扎进了碧波荡漾的湖水里面。眼下正是开春的季节,湖水渗着透骨的清凉,但即使是寒冬腊月他也照样可以下水,强壮的身体是完全无惧这股寒意。

他闭着气在水面下潜伏了半晌。

然后再次冒出水面的时候,他听到了耳畔传来的惊呼。

“是谁在哪里?”

谢天阳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个小湖边相当的偏僻,平常极少会有人走过来。

这里几乎成为了他一个人的领地,对方在他正在沐浴的时候闯入,让他的心头隐隐地有不悦的情绪升腾了起来。

“我——”

岸上的女子啜嚅地开口。

她竟然是个年纪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如此年纪轻轻就偷看男人洗澡,她难道就没有羞耻心的吗?

“你看够了没有?”

谢天阳看着她神情冷厉地开口。

“啊。”

对方如梦方醒地转过身,像是受惊的兔子般跑走。

谢天阳赤着上身走回到了岸边,捡起了方才脱下来的外裳穿上。沐浴的心情被打断,他不悦地沉下了脸色,动手去收拾在山林间猎到的野兔。借着清澈的湖水,他把兔子宰杀干净,然后用树枝从中间穿过去,把肉质肥美的野兔架在了火堆上面烧烤。

一个人吃饱便全家不饿。

他习惯了这种在野外风餐露宿的生活。

暮色渐渐地深沉了下来,火苗吞吐着亮光,映照出男性线条刚硬的面容。

入夜之后的湖边安静得像是张开了的幕布,只有风从树梢顶上掠过的声音不时地传来。架在火堆上面的野兔被烤得发出“滋滋”的响声,肉质的香气四处飘溢。不需要再加任何佐料,如此新鲜的野兔撒点盐花,便是一顿饱腹的晚餐。

身后的树丛悉率地作响,娇俏的小脸伸探了出来。

“出来!”

谢天阳阴沉着脸色转过身去。

不喜欢在歇息的时候被打扰,他这回是真的很不高兴了。

躲在树丛后面的小姑娘再次现身,只是这次她的手中,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脸上脏兮兮的。

“你们想干什么?”

发现她不是独自一个人,谢天阳的脸色稍稍缓和。

她在荒林野地牵着小男孩现身,看情形大概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果然小姑娘低声地开口道:“我和弟弟迷路了,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家,你帮帮我们好不好?”

“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谢天阳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姐弟身上。

她的身子娇娇嫩嫩的,像是山间刚刚长出来的笋尖儿,而声音也是脆生生的像是悦耳的银铃。

“我爹叫做江有荣。”

云朵怯生生地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口。

他的身材真是高大啊,黑色的身影笼罩下来,强壮得就像是大山一样。

她方才并不是有心偷看他洗澡,只是五岁多的弟弟水生跟着她,在山林里面摸滚爬跌了半天,他吵嚷着说口渴了,她才会寻到湖边想要弄点水给他喝的。结果刚刚走出去,便看到他从水里面冒出来,带起了大片清澈的水花。

他像是挺拔的青松一样,站立在湖水的正中央。

垂落的黑发贴在肩头,水滴顺着他结实的胸口往下面淌去,他一身被日光晒得古铜色的皮肤,在夕阳的余辉中泛着水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水波在他的身边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白色的水鸟在湖面上低掠而过,他的身后就是碧绿青翠的山林。

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裸身,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直到被他声音冷厉地喝斥,她才如梦方醒地转身躲走。

她一路急奔回到林子里面,耳根都是火辣辣地烧烫,她竟然撞见了这个陌生的男人正在洗澡!

“我知道。”

谢天阳明了地点了点头。

这对姐弟的爹爹是个老实人,他在村子里面出入,曾经跟他打过照面的。

“你们进山里面做什么?”

“我爹的腿摔伤了,我和弟弟是来采药的。”

云朵难过地垂下了自己的眼睛。

家中的日子本来就过得很艰难,现在爹爹受伤了,但她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就连带着弟弟进山里面采药,她也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回答着谢天阳的问话,而她手中牵着的弟弟水生,目光早就落在火堆的兔子上面。他饥饿难忍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抬起了乌黑水亮的眼睛,渴望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过来吧。”

谢天阳终于开了口。

他往火堆的旁边挪开,把位置腾了出来,让姐弟两个人凑了过来。

“谢谢。”

云朵连忙带着弟弟走过去。

在山林里面迷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们唯一的依靠。

虽然她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她却知道他也是住在村子里面的。他平素靠在山林里面打猎为生,尽管不跟任何人来往,但他既然认识他们的爹爹,那么他会关照他们姐弟的对不对?

她抬起了眼睛去偷看身边的男人。

方才他站立在湖水的中央,赤露出满身结实的肌肉。

他是如此的俊朗,又是如此的冷漠。火光映落在他刚硬的五官线条上面,她的心头一下子如同被小鹿碰撞。

“小弟,吃吧。”

谢天阳用小刀把兔腿割下来,先递给了年幼的弟弟。

“姐,兔肉好香哦!”

水生像是献宝般递到了姐姐的面前。

谢天阳原本以为他饿得两眼冒光,接过去之后就会张口大咬,但他竟然是先让给了自己的姐姐。云朵摸了摸他的头发,张开细白的牙齿轻轻地咬了一小口,他才收回去心满意足地啃咬了起来,仿佛手中拿着的是世间最难得的美味。

他心头的不快渐渐地消除,割下了另外的兔腿递给姐姐。

“谢谢。”

她声如蚊蚋地接了过去。

假若他不收留他们,这对姐弟就算不被野兽叼走,也会被蛇蚁咬伤。

谢天阳没有再开口说话,他把兔肉分成三份,自己也吃了一些,然后把带来的薄毯丢给云朵,自己走到了树脚下面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来靠过去休息。云朵不敢惊扰他,展开了他留给她的薄毯,伸手把弟弟搂了进去,然后两个人在火堆的旁边相互地依偎着。

山风在树林里面掠过,夜色安安静静的。

幸好遇见了这个男人,否则她真的不知道,今夜应该要如何着落。

她隔着火堆偷偷地张看过去,谢天阳的后背倚靠在了树身上面,膝头弯起手腕随意地搭在了上面。虽然是在歇息当中,但他的全身都像是充满了戒备。黄昏时分湖水荡漾起来的波纹,仍然久久地在她的心头萦绕,她羞怯地闭上了眼睛,渐渐地进入了睡乡。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