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王爷,为妻要休书

更新时间:2019-04-28 09:06:02

王爷,为妻要休书 已完结

王爷,为妻要休书

来源:凡人书城作者:寂笔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南月凝妍 墨炫逸

她是最赋有“美”名丞相家的五小姐南月凝妍。美貌与智慧的并存者,性别女,爱好男。他却是最具聪明头脑,当今王上的第九子,永天国逸王爷墨炫逸。烟云弥漫只见一位婀娜多姿的身影此时正轻解罗纱瑶步进入了沐池当中。猛然间池中钻出来一个男人的面庞,玉面剑眉星畔,一切都是仙人的写照。“你是谁?长得好俊俏?是你娶我?还是我嫁给你?”女子不羞不臊的说道,半露的玉肩在面,让人有几分悸动。“姐姐,是你?嬷嬷说看了女子的身子要娶她作娘子,待会我就跟父王说让我跟你成亲,让你做我的王妃。”男子微带着几分出神的看着那女子。长平殿上,小公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倚镜梳妆为良人,而她又是为何。一身大红夺目的衣裳让人看着都有几分寒意,人说人靠衣妆佛靠金妆,这还真没说错,不过对于她来讲似乎又是另一回事情了,此时丞相府中一片安静,静得有些令人恐怖,因为就在昨日他们家这个惊世骇俗的五小姐,躲过了他爹给他设下的防线,直奔上了阳京最为繁华的街道叫做玉行街,那街面上全是非富即贵的人出入的地方,因为那条街是整个阳京的心脏同时也是这天下府的主脑之地。

一提天下府谁人不知道啊!其财富可比四国,其实力更是无人能敌,天下府的人手散布天下就连这宁天的王上,都要对天下府的那位主子给三分薄面,而且这天下府垄断了几国的经济,在宁天与陌百、临南、南跃这几个国家更是下了大的手笔,谁敢跟天下府为敌,那还不把老壳别在裤腰带上,可这几国都拿这天下府的那位公子没办法,因为由始至今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一直打理天下府的便是一位叫做冷萧寒公子为首脑,其次便是以风为首的风云雷电雨雪冰霜八位小主子分为八方协助。

这不,这位南月月凝妍今日盛妆出行便是要前往玉行街物色人间极品为自已看个好夫婿,真是这样吗?其实真相只有他心中最为清楚。此时,玉行街上穿梭着一道十分靓丽的身影,不说也知道那人是谁了,但是这宁天国南阳右相之女南月凝妍,一身锦绣大红缎子织成了霓裳,头梳了一个飞云髻,一朵金光闪闪的牡丹钗横插入发髻之中,再有几朵金色的小碎花做为点萃,对于别人来讲的确是雍容华贵,而于他来说便是俗不可耐,那脸上的胭脂把原本的模样都腹盖住,两边面颊涂得跟猴屁股似的,红得让人可怕。

“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蕊儿十分害怕跟这位小姐一同出府,虽说站在他旁边,完全可以让人觉得他是一等到一的美人,可是他那惊世骇俗的行为让她不得不为之感到恐惧。

“天下楼”南月凝妍带着几分刚毅的声音回道,目光还不停的在四处张望着,天下楼在这阳京内谁人不知道它的大名,这可是阳京最大的一个酒楼,幕后首脑不要想也知道是天下府的一家酒楼。所以没有人敢在天下楼中闹事,而且能出入天下楼都是十分富有的人,而且几乎都是朝中大臣与各地商人,但是她就是一个例外。

“哇!帅哥等等我。”她一脸笑靥如笑,皓齿明眸透着几分灵气,一身大红的霓裳在风中飞舞起,那张‘精致’到不成的面颊脸上露出了堪比日月争辉的笑意,猛冲向那白衣男子而去,而那男子浑身散发出一股震摄人心的寒意,令人无法靠近,也只有他这个不要命的人才刚冲上去。

“小姐,不要”身后的丫头还来不及抓住他的手,只见那男人广袖一扬反身一掌打在了那红女子的向丰,她的整个身体都打飞了起来直直的撞上了身后的那堵墙上。‘扑哧’一口鲜红刺目的血从红衣女子的口中吐了出来,那丫头楞在了旁还没回过神,耳旁却传来一声冷哼!“找死”冷冰冰的一句话令丫头从头冰冷到脚,那寒意又从他的血液之中流遍了全身。

丫头不由的打了一个颤战将自己从恐慌中拉了回来急忙跑上前去。“小姐,小姐你没事吧!”那焦虑的声音传便了整条街都没有人理会他二人。

“蕊儿,那帅哥、他、他打我。”女子哭诉着,那委屈的泪水早已流出了眼眶,长这么大虽说早已习惯受人白眼,可是那人居然用内力打她,这个仇怎么也要报。

“小姐,你还活着就不错了,那是冷面王爷墨子溟,他最讨厌女人靠近他了,小姐你还不要命的冲过去。”蕊儿一脸无奈的说道,扶起那女子,她身形婀娜,若是不看他的脸从身后看倒不失为一个绝色美人,可是一看他的脸哎!真叫那个悲催啊!连想都不敢想,一脸的胭脂水粉那叫个俗气,时常还穿着都别鲜艳的衣服招摇过市,一看见美男子就不要命的冲过去,这已是四年来第数不清有多少个了。

之所以是四年乃是因为她是四年前才出现在阳京的,所以只有四年她的名字比起那万怡楼的香怡姑娘还要出名,不管是男男女女年年少少谁不知道她那点破事啊!谁不知道当朝南月右相家有个五千金其貌不扬,也就算了,还要出来招摇,而且看中的那些个公子哥,不是世子王爷,就是朝中大臣,要不然就是贵族富商。

现在阳京内谁听到南月凝妍四个字不跑那就是傻子。此时南月凝妍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全倒在了蕊儿的身上。

“小姐,小姐,你醒醒,你别吓我。”蕊儿泣不成声,可是谁都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回事情。

天下楼二楼下两道身影立于窗前静静的看着街上发生的那一幕,一位紫衣男子笑意温存的看着那一脸冰冷的男子。“怎么?不下去看看吗?好歹他也是你妹妹,这样躺在大街上不好吧!哎!这十一弟也真够过分的,对一个女子下手也那么重”紫衣公子饶有兴智的说道,可嘴角却扫过淡有似无的笑,那桃花眼一勾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子,那微带着磁性的声音,也不知道勾了多少女子的心。这人便是当朝六皇子墨承枫。

“我没那种丢人的妹妹,不是要喝酒吗?反正逸王爷与大哥都还没到,我们先喝吧!”男子照样一脸冰冷,而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却也让墨承枫给捉摸住了。他便是丞相府的二公子南月凌烈,生平最讨厌这个花痴妹妹了,像似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一见面就迎上去,想到这里他的火就更不打一处来。

“本王还以为本王落后了,没想到还有两个比我更落后的。”那冰冷的声音挑起了一道杀意,无情的划过了这宁静的空气,冷冷的声音如同破天荒的雷打头上劈过。

墨承枫闻音,桃花眼微扬带着几分嘲讥的嘴脸落在他的身上,带着几分随性的上前一手搭过了他的肩。“我当谁呢?原来是十一弟回来了,刚才那一幕真是精彩。十一弟有九年不见了吧!”墨承枫笑道,而目光却落在了南阳凌烈的身上。“十一弟你可知道刚才那个女子是谁?”那狐狸眼一勾,让人带有三分畏惧,八成是没好事情。墨子溟下意识甩开了墨承枫那双热情的手,很显现的表现出对他的敌意。

“是谁,管我什么事情?不是要喝酒吗?我昨日回京你们也不叫上我,若不是我去你府上找你,只怕还不知道你来了天下楼。”墨子溟一脸冰冷完全没有将他那危险的笑意当回事情,他知道这个兄长没啥特别的喜好,就是喜欢看人死拼,然后他就拍手叫好,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戏人的心情,那才是真谛。

“那女子可是咱们烈兄的妹妹,南月凝妍,也是斌兄最宠爱的妹妹,看样子你的日子不好过了,一回来就把斌最宝贝的妹妹给打了。”墨承枫带着几分讪笑的说道,他平生没什么爱好,一不好色,二不贪财,就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嗜好而已只是贪杯与爱看热闹,尤其是由他挑起的事端,他最喜欢就是看人收拾料堆子了。

“六哥,有什么事情直说,用得着这样笑得那么阴险,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墨子溟喝了一口酒,冷冷的说道,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情爱之内的东西,生命早在六岁那年都冻结了,若不是九哥与六哥拼死保他一命,只怕也没有他现在,更别谈喝酒了,一想到这里他的眼中冒起了一丝肃杀之意。

墨承枫与南月凌烈同时发现,墨承枫神情一暗知道他些时在想什么,一手温柔的搭在了他的肩上,收起了那一脸嘻笑的表情。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十分的稳重,而眼中却带着几分伤感。“十一,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了别想了,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别背负着那些过去,六哥也不想这样,你九哥也不想,懂吗?我们都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其他的都不重要。”那语气带着几分征服的霸气,让人无法反抗。

“六哥,我没事。总有一天我要向那女人讨回来,包括我娘所受的苦。”说到这里墨子溟那杀气更加的浓烈了一些,冰冷和让人无法呼吸。那痛再次升上心头是那般的难以忘记。

“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左相已经站在了他们那边,我们想对付他们无疑是以卵击石,除非我们能找到最大的靠山作为赌注,否则别想有根会扳倒他们。此次回京你就别离开了,你九哥、他、他需要人保护。”一说到这里墨承枫一脸沉重显得有几分痛苦,而南月凌烈的神情也变得相当的难堪。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