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倾城红颜,就是不做太子妃

更新时间:2019-04-07 08:25:43

倾城红颜,就是不做太子妃 已完结

倾城红颜,就是不做太子妃

来源:凡人书城作者:璐婉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水灵儿 安俊秀 沈傲

身为一国公主却长在乡野,国破家亡之后,却因身怀宝藏之密遭他人追杀,水灵儿觉得这悲剧一般的人生忍忍也就过去了。 遇见那个天神般的魏国太子,她以为她的人生终于迎来了转机。可是没曾想,得到的却是为了谋夺宝藏的三年幽禁。 幸好身边有个不离不弃的将军沈傲,可最后为了救她被太子一箭射下山崖。 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水灵儿发誓要让太子血债血偿。于是委身于仇人,美貌变成她最好的屠刀,欠了她的,她要一一讨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月炽热的炎夏,淡淡的云霭并没有因为太阳的热度而消散殆尽,葱茏的树木在阳光的炙烤下还是苍翠欲滴,青嫩的草坪上各色的野花在风中摇曳。炎夏已经让人觉得心情烦闷,正午的阳光更是让人心烦气躁。沁园山庄的气氛十分的诡异,在这灼热的天气中散着阵阵寒意。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动手。”女子的声音划破了尖锐的犹如利剑,散出的冰冷使得身边的人一阵寒颤。

“为什么?”李晓云趴在地上撑起半个身子,身边不远处的是一个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婴,或是因为惊吓,或是发觉出了异样,孩子不停的哭闹着。

“为什么?你还敢问我为什么?李晓云,你除了长了一副好看的皮囊还有什么?难道这万千世间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吗?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要钟情于你?我告诉你,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要拿走所有属于我的东西!”女子的眸越发的阴冷,声音听起来极其焦躁,霎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息沉重的让人无法呼吸,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

“你怎么对我不重要,我求求你放了我女儿,她只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李晓云几近哀求的望着那女子,刚刚生产后的她已经虚弱的没有反抗的能力。李晓云心中暗笑,这女人心计如此之深,也是挑准了这个时候,才来的吧。

“放了她可以,只要你将这瓶毒药喝了,我就放了她。”女子声音带着挑衅,将一小白瓶递到李晓云的眼前,眼眸微眯眸中的恨色越发的深邃,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看着李晓云,报复的快感让她犹如一直饥饿的狐狸忽然找到了果腹的美餐,强大的满足感使她的面部有些狰狞。她的手又往前递了递,像欣赏猎物一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别拖延时间,啸鸣哥是不会来救你的了,你若是识相就乖乖的喝了它,我保证放了你女儿。”

李晓云死死的盯着她的脸,心中无奈又焦急。若不是当日她太过于仁慈,今日也不会被她害的如此下场,只怪自己养虎为患,终是害了自己。

李晓云颤抖的接过她递来的东西,白瓶在手中慢慢攥紧,难过转眼望了一眼床上的婴儿,一滴热泪夺眶而出。

那女子有些急不可耐,但是看她如此的深受折磨神情也变得兴奋起来,直到李晓云掰开瓶塞一饮而尽,她眉眼间一阵窃喜之色,俯下身去抬起了她的下颚。

李晓云冷着眼,紧咬着银牙,目不转睛的望着她曾以姐妹相待的女人:“你说的,我都做了,你放了我女儿。”

“哈——哈——”那女子的笑声更加的狂妄,燥热的房间里回荡着无比尖锐的笑声:“李晓云,妄天下人称你聪明过人。难道,你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跟啸鸣哥的孩子,简直是痴、人、说、梦。这孩子留下来只会破坏我的计划,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跟这个孽种将永远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李晓云难产而死,只留下了一个女儿。而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想想看,如果啸鸣哥知道她养大的是他杀妻弑子仇人的孩子,那会怎么样?”

“你…”一语未尽,一口鲜血瞬间喷出,李晓云只能硬撑着身体望着那女子的脸,偷龙转凤?这女人真的是什么都干的出来。她的眼神由哀求瞬间变为锋利的刀刺,似要望穿这个眼前蛇蝎心肠的毒妇,此时她真恨不得撕了她那张丑陋的皮囊。

“怎么?生气了?你以为我会跟那群男人一样,对你怜香惜玉?哼,真是可怜了你这张让男人接近疯狂的脸,从此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绝世美女李晓云,哈哈哈!”她的笑声在一次震响在李晓云的耳边,身体已经接近透支,眼前一黑,失去重心的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

看着李晓云倒下的身子,那女子笑的更加肆虐:“李晓云,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今天终于能如愿以偿了。”她的笑突然变得苦涩,眼角闪出一抹晶莹。

“夫人,这个孩子怎么办?”

“掐死她!”瞬间收回笑意,冷眼的盯了一眼还在哭闹的孩子。冷冷甩下这么一句话,那女子便出了房间。站在门外待到屋里婴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的嘴角才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意,满意的离去。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去,随着黑夜的到来,浓雾笼罩着整个沁园山庄。夜色如同恶魔的爪牙,乌云慢慢的从天空压下,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瞬间如同鬼魅压抑着人的心。

“夫人,夫人。”翠儿扶起李晓云的身子,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臂上。

李晓云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的毒已经深入脏腑,怕是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她抬了抬手,指向床上已经没有哭声的女婴。

翠儿立马会意,轻缓的放下她的身子,踉跄的跑到床边,将女婴抱到李晓云的身旁。

“夫人,小姐怕是已经…”翠儿不忍在说下去,只能怪自己没用,保护不了他们母子。

李晓云看着女儿的脸,她还那么小,刚刚出世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还没有看过这个世界便被奸人所害。她的手颤抖的伸向女婴稚嫩的脸。

指尖传来的并不是刺骨的冰凉,李晓云一惊立刻顺着女婴的脸颊摸向脖颈处的动脉。还活着,我女儿还活着。她难以置信,突如其来的惊喜,顿时让李晓云清醒了许多。看来上天还是带我不薄,我女儿还活着。想必那婆子没听到孩子的哭声,以为她咽了气,便急于回去复命,真是百密一疏。

李晓云的眸中闪过一丝光亮,可一瞬间,她的眼眸又暗了下去,显然女婴的脉搏已经特别微弱了。

李晓云硬撑着身子坐起来,纤若凝脂的手上下止于胸前,提吸运气,将自己的内力全数运于掌中,输入女婴体内。

“哇”的一声啼哭,翠儿立马捂住女婴的口鼻,好让她的哭声不要在把别人引来。

李晓云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本来靠着内力还能撑到路啸鸣回来。现在为了救女儿,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夫人!”翠儿小声的唤了一声,她不敢大声喊,若是被人发现,那李晓云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

沁园山庄中到处都是眼线,虽然发生的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她看的完完全全。但是她根本不会武功,冲出来也只有一死。

“翠儿带她快走,一定要让她活下来。”李晓云不舍的又在一次望了一眼翠儿手中的孩子,经此一别便是阴阳两隔。

“夫人放心,即使赔上翠儿这条命,也会保护小姐的。”翠儿拉住李晓云的手,眼中尽是哀意:“夫人,我这就带你跟小姐走。”

李晓云推开她,摇了摇头:“我已经不行了,带着我也是累赘,别再耽误时间了快点走。”话音刚落,李晓云手中的真气托这一个淡蓝色形似宝石的物体,那种蓝色极其的妖媚,翠儿看着这幽兰的光妖媚的似是要被摄去魂魄,这光极其的空灵诡异,似是能洞穿一切。

女婴的眼眸中印出了妖媚的蓝光,她看着李晓云的脸突然咯咯咯的笑起来,她的笑声宛如风铃,清新干脆,根本不知自己已经身处危机。李晓云提着最后一口气一掌拍在女婴的身上,瞬间那诡异的幽兰随着李晓云的掌风沁入女婴的体内。

“夫人,你这是?”翠儿狐疑的看着李晓云,正要询问却被李晓云敏捷的推到窗边。

“啪”门被人一掌推开,进来的女人大惊失色:“你这贱人,居然还没有死?”

李晓云回头看了一眼,奋力的起身,扑向来人:“快…走…”

翠儿,紧蹙着眉头,稍微顿了顿身子,来不及多想立马从窗子跳了出去。她不敢回头,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往前跑,眼下逃命才是最重要,可是她毕竟是个弱女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根本跑不过那些人。她只有没有目的跑,只盼望老天有眼,能保住路家现在唯一的血脉。

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不停的喊着站住,站住。翠儿望着眼前一片漆黑,忽然停下了脚步,前方便是悬崖,她已经无路可退。

“我看你们今天还能往哪跑?”那女子的声音极其傲慢,衬着月光看见她的脸已经十分狰狞。

那女子步步逼近,翠儿又往后退了退,收住脚步的一瞬间,她听到碎石下滑的声音。

翠儿看了看怀中的女婴此时睡得甘甜,完全不知道此时已经深陷危机之中。

“少跟他们废话!”一旁婆子诡异的一笑,慢慢的想他们逼近。

“别过来,在过来我就跳下去了。”翠儿的声音颤抖着,人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

“好哇,你跳呀,省的我们在动手了。”那婆子完全不利为翠儿的威胁,反而越走越近。

翠儿抬头望了望,抱着女婴的手又紧了紧。纵身一跃,消失在深渊之中。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