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邪帝专宠,冷情王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9-04-07 08:18:18

邪帝专宠,冷情王妃不好惹 已完结

邪帝专宠,冷情王妃不好惹

来源:凡人书城作者:箫箬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沐枫洛 林绾墨

颠沛流离,终于遇到了自己的良人。 她是丞相府的嫡长女,是燕王诏令册封的夫人,那位高高在上的王对她宠冠后宫。 然而,到头来却不过是镜花水月,命运又对她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昔日的爱人,此时怀中的人是自己宠爱的妹妹 要她命的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 而筹划葬送她所拥有的一切的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沐枫洛,你不是主谋却是帮凶! 林家欠我的,必要全部还给我。 你沐枫洛欠我的,若我不死,也定会让你全数还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之中通常是这样,什么事情都长了脚一样传得飞快。今日街头巷尾议论的是王上的一纸诏书。

诏书很平常,册封夫人。

诏书又很不平常,因为被册封的夫人是林绾墨。

丞相长女,燕国有名才女,林绾墨。

本来诸侯王册封个夫人而已,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由于主角不同,这件事情也跟着变得非同寻常。

燕国是才经历了诸王子之乱的,在这场抢夺王位的斗争中,被派去殷国作质子的沐枫洛带着殷国兵马回归,一举夺得了王位。而这也意味着,在斗争中曾支持其他王子的大臣们要提心吊胆了。

不巧的是,林家当年正是支持大王子的一派。

此时册封无异于让林家交出一个人去做人质。街头巷尾都是可怜林绾墨的声音,而作为当事人的林绾墨,此时正站在自己妹妹的屋门口,无可奈何的盯着紧闭的房门。

“我不要听,不要听,我恨你,我恨你。”林绾馨大声的哭喊着,随后屋中一片瓷器落地的声音。

“绾馨,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王上驾临咱们家的时候,明明是我去见驾的,我才应该是被册封的夫人。”林绾馨继续大声的哭闹着。

林家姐妹在先王之时都曾入宫见过当时还是王子的沐枫洛,林绾馨一见钟情直到如今。可现在,明明有入宫的机会却生生给自己的姐姐抢了先机。

“哎,这丫头,怎么这么糊涂?”林丞相在旁边垂头叹气道。

林绾墨看了自己父亲一眼,轻笑道:“绾馨还小,王上又是少年君王,风流倜傥,她倾心也是自然的。”

“你明知道我喜欢王上,你明明知道的,那你为什么还处心积虑的抢在我前面要进宫?”林绾馨不依不饶的嚷道。

林绾墨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缓缓道:“绾馨,你究竟是因为喜欢王上,还是因为没有得到?”

屋中寂静,林绾馨止住哭闹声,愣了一愣。

她自小什么都能得到,只要她想要的,长姐都会让给她。这么多年来,林绾墨从来没有和自己的妹妹争抢过什么,甚至明明自己喜欢也一定会让给她。

“如果你是因为没有得到,那长姐告诉你,王宫之中步步险恶,便是今日这册封的旨意落在你身上,长姐也不会让你去。”

“可,可我是真的喜欢王上啊。”

“那好,若真的喜欢,那就等。”

“等?”林绾馨忽然冲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怔怔的看着林绾墨。“长姐是说,会接我进宫,是吗?”

“嗯。”林绾墨含笑点头,看的旁边的林丞相眉头一蹙。

这丫头的打算他从来都看不透,虽说是自己的女儿,却是从小跟在家中族长身旁长大的。那族长是鸿儒智者,林绾墨自然不会差了。

安抚好了林绾馨,林绾墨随着自己的父亲在花园中缓步走着。

“墨儿,你真的打算接绾馨入宫?”

林绾墨眉头轻轻一挑,偏头看着林丞相道:“父亲想说什么?”

“你也知道,以绾馨的性子,在宫中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丞相叹了口气。“她不是你,墨儿。为父想着近些日子找个安稳人家将你妹妹嫁了,也断了她这份念头。”

闻言,林绾墨冷声一笑,转过头盯着面前的路。

“父亲,我相信若是大哥放弃在西北的兵权,王上也不至于下诏册封夫人吧?既然在林家兴荣与女儿幸福之间做了抉择,为何不干脆做得彻底一点?两个女儿在宫中,得宠的几率要比一个人大很多。”

“放肆,墨儿。你怎么能这样说?”林丞相怒道。

“不然父亲想让墨儿如何说?”林绾墨凤目一转看向林丞相。

“墨儿,你到底对林家还是心怀芥蒂的,是不是?”

“是。”林绾墨干净利落的回答。“当年您的正室逐我娘和我出府之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若不是族长,恐怕我与娘亲都会饿死街头。”

“墨儿,这已经都过去了。”

“的确,在你们的心里这已经过去了,但在林绾墨的心里,你们是害死我娘亲的凶手。”林绾墨的声音越来越冷漠,落在人耳中,仿佛能够连人都冻住。

林丞相盯着自己的女儿。她与她娘亲很像,明明是含情带水的眼睛却偏偏带着男儿一般的倔强。也许,先族长说得对,这样的女子本就不适合生活在他们这样的世家之中,甚至她们不该被男儿束缚。

“不过,你可以放心。”林绾墨移开目光,低声道。“我答应过族长爷爷,不管心中如何怨恨,我始终都是姓林的,林家的荣华前途我纵是不帮也绝不会毁了。”

林绾墨的心里打算得很好。按照燕国的规矩,册封的夫人若是在五年之内没有得到王上的宠幸,将会被放出王宫。她只需要等待五年,然后顺理成章的走出那个牢笼。

她没有想过自己会去哪里,但她知道自己绝不会回到林府。

王宫之中,沐枫洛将最后一本奏章放在桌子的一角,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之后站起身来。

“冷泽,什么时候了?”

“已经亥时了。”一个带刀的侍卫应声道。

沐枫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又道:“明日是林家女儿入宫的日子吧?”

“是。”

“先找个地方安排住下。”

“已经安排下了。只是王上,有句话臣不知道该不该说。”

“回来怎么还学会客气了?”

“王上之前册封的那几位王宫大臣的女儿和妹妹都是极受宠爱的,可据调查,林绾墨与林丞相的关系似乎不像表面上那么父慈子孝。”冷泽缓缓的说道。“既然王上要用林家女儿牵制林家,为何不选择次女林绾馨?”

“想知道为什么?”沐枫洛看了冷泽一眼。

冷泽很诚恳的点了点头。从沐枫洛去殷国做质子时起,他就一直陪在沐枫洛左右,经历生死无数,两人关系虽名为君臣,实则亲似兄弟。

“过来。”沐枫洛转步走到书案旁边,随手从奏章之下抽出两张纸来,翻过正面,一张上写着林绾墨,另外一张上写着林绾馨。

冷泽吃惊的盯着沐枫洛:“你是随便抽签抽的?”

“是啊。”沐枫洛一笑,顺手将两张纸压回奏章下面。“冷泽,其实不管选择谁,对于我来说结果都一样。”

“嗯?”冷泽越发觉得一头雾水。

“因为只要有林家的人在宫中,林家就不敢妄动。否则,落在天下人眼中岂非连骨肉手足亲情都不顾了?”

“原来是这样,王上果然深谋远虑。”冷泽一脸佩服的拱手道。

停顿了一下,冷泽又道:“王上,还有一件事情。”

“说。”

“您之前册封的那些夫人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每一个人都已经遣人来问了至少三遍了,您总要给一个说法,今天去谁那儿啊。”冷泽一脸苦笑的看着沐枫洛。

他是沐枫洛的贴身侍卫,那些人见不到沐枫洛,但都能够见到他啊。三个女人一台戏,他这一天都已经看了好几折子的戏了。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每日正午,谁能做出讨得我欢心的事情,我就去陪谁。”沐枫洛无辜的看着冷泽。

可这都三个月过去了,您就从来没选过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

“王上,您这么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等明日那林家的女儿入宫了再说。”沐枫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回到位置上伸手拿起奏章来。

小轿停在林府的门口,不甚华丽,也并不是王家正式的礼节。这种寒酸的排场落在林丞相眼中,或多或少心里有些不快。

林绾墨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长裙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周围前来送行的人,目光落在轿子旁边那个侍卫身上。

那侍卫腰侧挂着刀,刀鞘微微古旧但能让人觉得到锋利。

“冷侍卫。”林绾墨在冷泽的脚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开口道。

冷泽的脚步顿住,略扬头看着林绾墨,眼中是不解和探寻的神色。

“王上既然能够下诏封夫人,何必如此吝啬?”林绾墨唇边含笑,目光却锐利得很。

她确实是不得不嫁的,但却容不得自己被如此看轻。

吝啬?冷泽心里一声轻笑,还真是少有人用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当今王上呢。

“王上诏令如此,冷泽只是照办。”

“燕国才过了内乱,正是国库空虚之时,王上此举倒也是明君所为。”林绾墨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那么,冷侍卫,我们步行入宫可好?”

“啊?”冷泽实实的给林绾墨这一句话震住了。“可这轿子已经到了,夫人再如何节俭也不差这一点了。”

林绾墨闻言,凝眉沉吟了一下,展颜笑道:“这好办得很。只是冷侍卫要听我安排才好。”

“夫人请说。”

“我看着轿子的面也是上好的绸缎,四周挂着的饰物非金即玉。就请冷侍卫命人将轿子面拆下来送给穷人做衣裳,再把这些饰物拿到当铺当了,银子以充国库。虽然少些但也聊胜于无,是绾墨一份心意。”

林绾墨笑盈盈的说完时,冷泽已然听傻了。

拆了轿子?当了东西?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