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两姓妖后

更新时间:2019-03-25 22:43:30

两姓妖后 已完结

两姓妖后

来源:YY全本作者:琥 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百里清苑 苏澈

她是大康百里皇室唯一的金枝玉叶,自小在母后长孙氏的庇佑下长大,可皇权分裂,权臣窃国,她不得不下嫁权臣,作为一个空有正室之名的“花瓶摆设”。 她本一心复国,可对那强娶之人却动了真心,当皇权遭遇爱情,在那人深情缱绻的眉眼中,她是否还能保持初心? 一步一荆棘,在那深深的宫廷红墙中,多少山盟海誓都化作了刀光血影,当她终于站在皇权顶峰,午夜梦回间,想起的却是那人亲手簪在发间的一朵玉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妇人对商氏置之不理,自顾径直向前在主位落座,敛袖看着下首女眷。

待到她坐稳,女眷们皆是施礼:“妾等见过上夫人,请上夫人大安。”

那妇人不怒自威,身着殷红底五幅棒寿团花的玉绸袍,外罩着佛头青的素面杭绸鹤氅,发髻乌黑连根银丝都没有。

这便是宇文天佑的养母,上夫人高慧。

她曾为宇文天佑生母身边侍女,因其母早逝,勾引了前代将军才替代原主抚养天佑。待到天佑即位,尊高氏为生母,是为上夫人。

而高氏平生最厌恶之事,便是有人提起自己侍女的身份,当年的处心积虑依旧抹不掉曾经的出身,这才是高慧最痛恨的地方。

而商云颐这句话就彻底激怒了高氏,她端坐主位之上,眸子扫着殿下女眷,半晌才缓缓道:“我竟不知,这将军的顺府里有人当了家?如今正夫人悬空,那也得是我这个上夫人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个侧室指手划脚?”

话锋直指商云颐,她招招手示意高云媛上前,沉着声音道,“媛儿,站到我身边儿来,莫让那些个不长眼的认不清本份!”

此话一出,商云颐一下子涨红了脸,眼底闪过一丝愤恨。

她身为将军最受宠的女人,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高氏却当着这么多人下她的面子。

高慧淡淡扫了她一眼,接道,“方才接到了将军派人快马加鞭送回来的信,说是他已经将权家昭和公主迎回来了,约莫半月就能到。”

话落,她一挑凤眸,目光扫过殿下的百里氏,口气莫名的道:“之前没觉得你这般能说会道,到底是皇室宗亲,以后你也不至于长日无趣,可以与正夫人作伴了。”

百里婉月打了个冷战,她是昭和公主的族侄女,高氏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便是告诉她,别以为来个公主就有人撑腰了,按照历代规矩,将军正室无非就是个摆设而已,而且在将军薨逝之后,必须得落发为尼。

百里婉月紧紧咬着唇,未在言语。

一旁的秦氏也学着卖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高氏看着自家侄女高云媛笑道:“商氏无德,这段时间便禁足吧,我近日身子有些乏力,索性让高侧夫人代劳管理顺府吧。”

她说着,瞧了眼那方才被商云颐数落的秦锦秀,淡淡道:“秦氏也是个有能力的,便协理媛儿吧,虽说出身侍女,可顺府的女人都是将军的女人,又哪有个高低贵贱之分呢?所谓英雄不问出处,秦氏你也莫要妄自菲薄了。”

秦锦秀听闻,一时心中感激,对着上夫人便行跪拜之大礼,高慧淡淡而笑。

殊不知她这番话,便是想彻底将秦氏心中的欲望点燃了,有争夺才有趣,不是吗?

商氏紧紧咬着牙,明知上夫人是明着夺自己的权,却不敢吭一声,只心下愤怒到极点。

高慧处理完事,便在众仆丛的簇拥下离开,而高云媛却心里忐忑。

虽然姑母将管府的权利交给了她,但她却心中不安,商氏可不是个好相于的,今日这一辱,她必不肯甘休!而她动不了姑母,自然会将气撒在她头上,她该怎么应对呢?

高云媛垂下眸子,静静思索。

驿站外。

送亲车队已经停滞了半天,天公难作美,连刮了几日的风,终究是停了下来,吹得众人灰头土脸。

车内的百里清苑有些头晕,她靠在了侍女绾袖的怀中,已然没了力气,一张小脸有些发白,连日颠簸,让她疲累到了极点。

虽说宇文天佑就在前头,可未行大礼却是不能见面的,因此只有绾袖陪着她。

清苑难受的紧,绾袖将水递来,她勉强的小啄了一口,便吩咐着仆从回禀将军,可以继续出发。

宇文天佑正在与随行大臣商议如何安顿,却瞧见了一陌生的侍女前来。

那侍女中规中矩,却也能看出行玄家之礼有些生疏,“回将军,公主方才饮了水,已好了些,怕拖累将军行程,故而叫奴婢前来通知将军,可以立即启程回府,公主吃得消。”

宇文天佑听闻,唇角淡淡翘了翘,这公主倒不是个娇贵的。

他点了点头,温言道:“好,本将军知道了,公主有心了,但长途颠簸本就人累马乏,歇息一日也不算什么,你且回去好生照顾你主子就是。”

见侍女离去,一直在天佑身侧的商皓叹道:“臣素闻权家公主知书达理识大体,果不其然,倒是小女顽劣,这些年有累将军照顾。”

说话的是商皓,年过四十,一直是宇文天佑的左膀右臂,立下战功赫赫,而宇文天佑忌惮他,故而将其嫡长女商云颐娶进了顺府,十分宠爱。

天佑见商皓还算是谦卑,淡淡笑道:“卿多心了,云颐活泼可人,我喜欢还来不及,哪里来的带累之说。”

商皓细细观他神色,见他眉宇含笑,显然说的不是假话,心头才松了口气。

这一夜,月光皎洁。

在驿站内,清苑带着侍女陪嫁们被安置在一个院子,虽是驿站,可设施齐全,屋内打扫的干干净净,倒是不让人生厌。

清苑自小有个习惯,便是换了地方不容易入睡,更何况是第一次离了自小长大的宫内,一时心绪翻涌。

她独自走出房内,刚迈了几步,绾袖便从后面赶来,为她披上一件大氅。

“殿下,更深露重,小心凤体。”绾袖话里带着关切,她自小便在清苑身边伺候,清苑待她犹如姐妹一般,因此她十分忠心耿耿。

清苑微微点头,月光洒在她清丽的面庞,羽睫因浓密而产生一片阴影,衬着月光,她肌肤莹白如玉,眉目如画,仿若仙子一般,遗世独立,看得人心头悸动。

绾袖轻轻叹了口气,她的殿下是这般美好,却可惜嫁入了顺府,但愿宇文将军能慧眼识珠,识得自家公主的好。

经过连日赶路,送亲队伍终于抵达顺府,清苑被安置到了云光殿,举行了盛大的大婚仪式。

人声鼎沸,乐声绵绵,周围喧嚣盈耳。

清苑穿着凤冠霞帔,眼前蒙着厚重的盖头,手中握着一根红绸,被牵引至大殿。

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耳边一片喧嚣嬉闹,身边站着的人她连容貌都没有看过,只能透过盖头缝隙,看到一双穿着青丝锦靴的脚。

这便是她的夫君了,她今后将共渡一生之人,权府家主,虽名为将军,却握着天下至权。

她心口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惶恐,忐忑,不安……然而所有的情绪在想到皇兄那张殚精竭虑的脸时,都统统了沉寂下来。

她是权家的公主,肩上带着与生俱来的使命,哪怕就是以身侍虎,她也没有第二个选择。

大婚后,她被带去了将军正室所居的清幽殿。

清幽殿一如其名,荒凉冷僻,位于顺府最偏僻的后园,冷寂的犹如冷宫。

这一晚,清苑独自坐到天明,直到红烛泪干,自己的那位夫君都不见身影。

绾袖为她流泪委屈,她却松了口气,现下不用面对那人,甚好,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在往后的日子里,清苑就在这清幽殿内,不曾有他人来扰,日子过的安静,但她却甚是思念着皇兄和母后。

大婚之日,她想一睹宇文天佑的容貌都不被允许,明明身为将军正室夫人,她却连这小小的院子都踏不出去。

她就好像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鸟儿,顺府竟这样明正言顺的软禁了她。

而在悠然台内,商云颐却气的发抖,原以为将军此次进京不过是为了给权家一点颜色看看,却不想真的将那权家公主娶回。

虽然只挂了个名头,但眼看那就要属于自己的正室之位到底是被夺去了。

她恨的面容扭曲,就算是名头,她也不允许被别的女人得到!

百里清苑!

她咬牙一字字念道。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后宫小说
  3. 皇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