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紫发妖姬

更新时间:2019-04-03 10:34:20

紫发妖姬 已完结

紫发妖姬

来源:YY小说作者:何韵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墨璃 南宫雪

在一个本该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年纪,一场突如其来的空前浩劫让她命运逆转,为了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预言,不得不用她小小的身躯去扭转乾坤,用短暂的人生去赌那希望渺茫的机会。本来她想输赢不过一条命而已,但是却遇到了他。他说:“若你顾及的人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那守护你这件事就由我代劳吧。”他说:“若你是神,我便潜心修炼羽化成仙,若你是妖,我甘愿堕化为魔。“一场生命的追逐,一曲清歌的演奏,一幕爱恋的纠缠,她是否能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漆黑的天空中闪耀着明亮的星星,渐渐地东方有些白,整个漆黑的夜空突然出现一片白光,很美很美。渐渐地,星星越来越少,惟独剩下的启明星也不见了。此时一个身着青衫中年男子携带一个七八岁年纪紫发紫眸的女孩翻越宫墙,旁若无人般来到一所宫殿门前,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御书房”。

“廖曦,朕等你多时了。”

虚掩着的宫门内传出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打破了清晨本该有的寂静。青衫男子低头对着被他牵着的女孩宠溺的笑了笑,小女孩嘟了嘟嘴虽有些不情愿的样子,但毕竟处在一个好奇的年纪,不时的东张西望,将这庄严肃穆普天之下最气派的皇城收尽眼底。

朱漆大门发着沉重的闷哼被推开,像是沉睡千年的猛虎苏醒前的一声怒吼,女孩泛着紫光的眸子带着好奇的色彩向里面张望。

只见宫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女孩倒还是第一次见呢。

“这是你跟阿姐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依然是哪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听得出主人语调里的欣喜和睦却依然难掩君临天下冷峻威压的庞大气势。

“歌儿,叫舅舅。”

廖清歌毫不怯懦抬头,向那抹散发凌人气势明黄的身影望去,只见当朝天子墨瀚身长八尺,龙颜甚伟。光壁刺眼龙纹蟒袍裹身,只露显龙纹熊皮金靴,双臂自然垂下,双手厚重有力。硕大的冷光扳指嵌于指尖,五色宝石造的戒指分于左右手指。好不气派!

“你是歌儿的舅舅,歌儿怎么没有见过你。”

甜甜的语调如莺声燕语拂过耳际,墨瀚低头慈爱的看着她,她那红扑扑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超乎年龄的聪明伶俐。紫色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的眉毛,像夜空里的月牙儿。

“璃儿,你带妹妹去后殿玩。”

经墨瀚一喊,清歌才注意到站在角落里一直默不作声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你叫歌儿吗?我是墨璃,我们去后殿吧。”

清歌甜甜一笑,大大的眼睛眯成两弯新月,伸手抓住廖曦的衣衫往下拽了几下。

“就算你把我留在这里,走的时候也要告诉我,否则我会跑掉的。”

明明一副可爱无邪的样子威胁起人来也是有模有样,那副小大人的样子一时逗笑了大殿所有人,廖曦轻轻的揉了揉清歌垂到腰际的紫发。

“我答应你。”

清歌松开了手,因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可爱的脸颊上十分愉悦,背着手神情自若的向后殿走去,墨璃连忙跟了过去。

墨瀚看着两个孩子慢慢的消失在眼前,确定他们听不到谈话,才淡淡的开口。

“阿姐可还好?十几年来,她还是不肯原谅朕吗?”

墨瀚的语气了没有凌驾万物之上的王者气魄,轻缓的声调里有着压制不住的哀伤,廖曦拍了拍他的肩。

“是呀,十几年来,其实你不必一直耿耿于怀,小染她早就不怪你了,不然也不会暗许我带歌儿来见你,她不肯原谅的其实是自己。”

墨瀚知道廖曦在安慰他,却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骗自己相信,那个在这人情冷漠的皇宫里唯一能够给他温暖的阿姐真的不再恨他了。

“廖曦,当年为了这至高无上的位置,朕处心居虑踏着自家兄弟的骨血爬上来都不曾有过一丝愧疚,因为朕知道如果不这样做,朕将和他们一样的下场,这便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可阿姐为何不能体谅朕。”

皇宫内打更声响彻大殿,预示着又一个黎明的临近,肃穆的皇城用尽天下奢华也难以掩饰它历经一场又一场腥风血雨所残留的冰冷无情,这便是最残酷的事实。廖曦知道若按照一个帝王的标准墨瀚是尽职尽责的好皇帝,为了让自己最亲的姐姐放下心结,为了向自己最重视的阿姐证明自己是对的,他时刻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懈怠,作为一国长公主,小染自然也明白墨瀚是最合适这个位置的,但作为一个姐姐,小染从来不在乎那个弟弟能够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她只是不想看到自家手足相残的局面。

“太子小小年纪,却已经沉稳大度,丝毫没有恃宠而骄的傲慢之气,将来定会成为一代贤君,看来你教导的很好。”

墨瀚知道廖曦在转移话题来宽慰自己,他和阿姐的事情也只能寄托与人生的漫长去溶解。

“璃儿是在朕的羽翼之下长大的,谦逊善良是他的优点,却也是他致命的缺点,在这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不知道璃儿能否担此重任,所以朕希望你能够亲自教导璃儿。”

廖曦眸光变得深邃漆黑,即使多年不见,最了解这位帝王的人还是身为姐姐的小染,帝王家最淡薄不可靠的便是民间最依赖的亲情,而小染确实帝王家最美好的意外,难怪即使当时各位皇子斗的血肉模糊,也没有一个人伤她半分,事事将她放在最安全的位置。

“你知道,我不可能留在宫里,至于太子,歌儿留在这里就够了。”

墨瀚有些不解,刚才那个紫发紫眸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孩子,虽然看上去精致可爱,即使天生适合习武,但她小小年纪武功也不可能像廖曦达到顶峰至极的地步吧。

“廖曦,你确定?”

廖曦呵呵一笑,看着后殿的方向满脸的骄傲。

“你不要小看歌儿,她虽然才八岁,武功已经在我之上了,恐怕咱们俩个联手也不见得能胜她。”

墨瀚满脸的不可置信。惊呼一声。“怎么可能!”

廖曦垂下眼帘陷入深思,几年前在雪山那场浩劫,困住了江湖中各门各派掌门人,所有人以为逃生无望,又恐自己一身绝学失传,纷纷将自己一生的功力传到年仅三岁的歌儿身上全部因此丧命,此事的惨烈是身为武林盟主的他对他们一生的无法弥补的亏欠。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墨瀚了解廖曦的性格,一生光明磊落,确实从来不会捏造事实,更何况他很少有现在这样严肃的表情,想必有些事不想他知道,他自然也不会逼问。

“歌儿,爹爹要走了。”

听到声音,换了一身粉色宫装的的清歌着急忙慌的从内殿跑了出来,一头亮丽的紫发盘成两个发髻,上面插着几个栩栩如生的蝴蝶珠花,额前细碎的刘海露出弯弯的眉毛,一双紫眸灼灼生辉,比之刚才更加精致可爱。

清歌跑的很急,紧随着的墨璃唯恐她摔倒,费力的跟着,他不明白一个粉嫩的女娃为什么能跑的这么快,等看到清歌扑倒廖曦的怀里,才放下心来,停住了脚步。

“歌儿,这身衣服真漂亮。”

廖曦附身双手拦着清歌,笑眯眯的端详。清歌把头一抬,满脸的自信高傲。

“璃哥哥说,是因为歌儿漂亮。”

廖曦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大殿本来压抑的气愤随着清歌的跑来一冲而散,连墨瀚本来铁青着的脸也缓和很多。

“歌儿,爹要回去了,不然你娘要生气了,还记得你娘给你说的话吗?”

清歌转头看了看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墨璃,和一言不发刚刚认的舅舅,乖巧的点点头。“娘说要听皇帝舅舅的话,不准任性胡闹。”

廖曦宠溺的点了一下清歌小巧挺直的鼻子。“歌儿最厉害了,能做这么多事呢。”

清歌笑眯眯的松开廖曦的手臂,佯装轻推了一下。“爹你走吧,小心回去迟了,娘罚你睡地板。”

廖曦没想到清歌口无遮拦的把这件事说出来,连忙干咳了几声,他这一世英名恐怕保不住了,此时墨瀚听到清歌这样说,愣了一下,也笑了,脑补了一下堂堂武林盟主被罚睡地板的样子确实也只有他那阿姐敢做。

“小孩子的话,不能信。”话说出来,廖曦就有些后悔了,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欲盖弥彰越描越黑的架势。廖曦干笑了一下,像来时一样翻过道道宫墙轻松的离开了。

看到廖曦轻松离开的背影,墨瀚默默的在想,自己养了这么多侍卫全是瞎子吗,加起来打不过廖曦他也忍了,连发现都发现不了,是不是太当摆设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