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六指鬼医

更新时间:2019-03-31 08:10:33

六指鬼医 连载中

六指鬼医

来源:凡人书坊作者:令狐二中分类:都市生活主角:罗卜 六指诡医

先天左手六指儿,被亲人称为扫把星。出生时父亲去世,从小到大身边总有厄运出现,备受歧视和白眼。十八岁受第三个半纪劫时,至亲的爷爷奶奶也死了,从此罗卜走上了流浪之路。一边继续苟延残喘自己的生活,一边调查谜团背后的真相,在生与死的不断纠缠中,我要与鬼论道,与天争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罗卜,占卜的卜!

我出生时正是计划生育最紧的时候,我妈就想要个儿子,可连续生了三个都是姑娘,还被计生办罚了个一贫如洗!

怀上我的时候,我妈怕了,要是个男孩也就罢了,可若还是姑娘,拿什么交罚款啊!

恰好村里来个算卦的,说我爸妈命中无子,吓得我妈非要让我爸朝她肚子踹上一脚!

就在关键时刻,奶奶来了!

我奶奶是村里的神婆,半通中医,半通卜术,还供着几个大仙,是个远近闻名的人物。

奶奶一进门便说:“你们命中无子,可我命里有孙,生,生错了算我的!”

父亲有中专文化,自诩是个知识分子,一向对奶奶这一套嗤之以鼻,所以黑着脸怒怼道:“整天神神道道的,小芬要是生个蛤蟆也算你的?”

母亲就骂,呸,我要是生了蛤蟆,那你是什么东西?你们娘俩抬杠,不能牵扯肚子里的孩子啊!

大概是奶奶给了信心,我妈还真就决定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生我那天,浓云密布,天空好似黑锅底!

父亲在矿上带班,一时赶不回来!

谁知道偏偏难产,折腾了一天一夜,差点要了我妈的命。

熬到了深夜,好不容易生出来了,却听轰隆一声响,大雨倾盆,一道惊雷劈了院外的树,院里的鸡鸭鹅全砸死了!

爷爷坐在门口吧嗒着旱烟看着大雨说,这娃恐怕不是善类!

奶奶便骂:“老东西,你知道个腿腿!”

接生婆是村口的柳老太,拎着我瞧了一眼撒丫子就跑,以至于直接将我丢在了地上!事后她对人讲,她平生第一次接生的娃不哭反倒是朝她笑的,而且还出手挠了她一把!

我奶奶见接生婆跑了,便亲手把我拎了起来。仔细瞧了瞧,是个带把的,一切正常,唯独左手的小拇指外,多了一根指头,就是人们常说的六指儿!

农村老话说,六指人是父母前世的债鬼,生了就要一世受穷,不断倒霉!

说来巧了,也就是这时候,村长李大富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大声叫道:“不好了,你家罗东在矿上出事了……”

矿上出事,死者八九,我妈当场吓晕了过去。好不容易被叫醒过来,看着我哭吼一声:“好你个要账鬼!”说罢一咬牙,嘎嘣一声,便将我那多出了的指头咬了去!

农村人管这叫破祟!

咬去手指的地方一滴血没流,我也没哭,可谁知道后院马厩里的大青马不知怎么,突然就倒地一命呜呼了!

从这以后,母亲就再没抱过我!因为很快得到消息,我爸死了,她觉得是我要了我爸的命……

矿上赔了不少的钱,可我妈容忍不了有我的生活,留下了一点钱,带着三个姐姐进城投奔舅舅去了!

还真应了我奶奶的话,我非母之子,却为奶之孙,从那之后,我便和奶奶爷爷一起生活!

我奶奶没嫌弃我,说我是她占卜一千次才求来的,也便有了“罗卜”这个名字!

事情要是到此为止就好了,可是满月未出,我被咬去指头的地方竟然像是竹子一样又冒出了一个骨茬,没出半月,那根多余的手指竟然又生出来了!

奶奶是个神婆,可对此事也拿不定主意,抱着我便上了她做居士的道观!

紫云观的玄冥道长足足瞧了几分钟,最后皱了皱眉,抓了一把香火灰撒在了我的六指上。

我也不含糊,偏偏这时候裆间射出一道弧线,一泡童子尿将香炉里的香火给浇灭了!

老道灰了脸,对我奶奶说,这孩子邪性,这根指头注定就是这娃的,万万不能再去了,若是再去了,那是还会死人的。另外,这孩子有三个半纪劫,都是灾祸临头的大劫。若是他能平安渡完,你领他来找我,我给他一个出路……

正所谓,一纪十二年,十二生肖一个轮转,那半纪自然就是六年!

事实证明,还真让玄冥老道说准了。

六岁那年我过生日。柳婆和我开玩笑说,“小六指儿,你还是我接生的呢,该给我磕个头!”我当时还小,不懂磕头的含义,吓的嚎啕大哭!就这功夫,天上忽然就下起了雹子。别人都没事,唯独站的我最近的柳婆,被一个鸡蛋大的雹子砸中,一口气没捯上来,去了。

十二岁那年也是我生日那天,早上去学迟了到。老师用戒尺打我手板,指着我的六指说:“六点早读,别人都记得住,你六个指头掰扯掰扯,难道记不住?”挨了戒尺,疼的厉害!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上课,好端端的教室忽然就塌了,全班谁都没事,唯独打我的那个老师被砸成了残疾!

转眼今年我就十八岁了,生日迫近,奶奶便私下里日日嘱咐,生日那天,我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必须规规矩矩在家呆着!

生日的前一天,刚吃过晚饭,村长李大富来了。

李大富皱着眉头,说是村东头老张头怕是要够呛,婶子你赶紧过去瞧瞧!

奶奶应了一声,背起药箱就要走!

可村长却没动了,指了指药箱旁边绣着八卦的黄口袋。

这口袋是奶奶看仙才带的物件!我明白,这老张头怕是病的不简单!

奶奶背上黄口袋,转头对我说:“小卜,你老实在家呆着,今晚上我不一定回得来!”说完又嘱咐我爷爷,让他看住我!

奶奶离开后,爷爷乘机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老烧酒。一杯老酒下肚,没多久,就传来了鼾声!

爷爷喝多了,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因为村里的哥们大虎和我约好了,今晚上夜钓!

从小到大,奶奶对我看的紧。她说我生时风雨交加,和水犯冲,所以从不让我去水边。不要说钓鱼,连游泳我都不会,因为这在黑水潭村几乎是个奇葩!

可今天不一样!

俗话说得好,九月鲫、十月草,现在正是草鱼最肥的季节,大虎说要钓一只大草鲩送我做生日礼物!

反正明天是生日,我自然愿意出去逍遥逍遥!

没多时,西墙外传来了几声清脆的鸟叫声。这是大虎和我的暗号,我赶紧拎着小桶出了门!

人们都说,黑水潭杂鱼很多,随便钓一会,就能熬一锅鱼汤!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水里咕噜咕噜不断冒着大泡,大虎钓了半天,竟然连一个鱼苗都没捞着!

“奶奶的,这帮孙子不会是水里开会呢吧!”大虎换了几种鱼饵,还是一无所获,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

十月的天,白天很热,可夜里一下雾却也挺凉!不知不觉,我俩的衣裳都被打湿了!

我看了看表,已经接近凌晨了!

过了凌晨就是我的生日,六岁和十二岁的记忆犹新,奶奶的嘱咐我可不敢忘!

“大虎,得回了,要是我奶发现我来夜钓,非骂死我!”

大虎性子犟,赌气说:“你先回,今天我要是钓不上来一条像样的大草鲩,我就不回去!”

叫了几次,这小子无动于衷,无奈之下,我只能独自一人回了村!

我刚到家也没几分钟,正准备睡下,大门却传来了敲门声!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零点!这么晚了,能有谁?

我嘀咕着出去开了门,一看竟然是大虎,手里提着一条足足七八斤的大草鲩。

“行啊,这么屁大功夫还真钓着了!”

大虎浑身水汽,面色发白,一点表情也没有,将手里的草鱼朝我一甩,哼了一声:“好兄弟,这鱼是你的礼物!”

我笑道:“够意思,明天请你喝鱼汤!”

大虎仍然没有表情,低声道:“小卜,咱们是兄弟不?”

“废话,当然是啊,你怎么了?”

大虎淡淡笑了一笑说:“那明晚上还来找你。”说完转身就走掉了!

这小子今晚上怎么有点愣啊!

我挠了挠脑袋,拎着鱼回了屋,也没多想!

这一夜,奶奶果然没回来,看来老张头还真挺严重!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就有人哐哐砸门。

爷爷开门一瞧,竟然是大虎他娘。

大虎娘哭成了泪人,说是找我奶奶给相个坟地!

我心头一惊,忙问:“婶子,莫非家里出了什么事?”

大虎娘一开口我差点吓瘫过去,她说出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大虎,昨晚在黑水潭淹死了,早上被船工发现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罗卜小说
  3. 六指诡医小说
  4. 男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