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个性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凤皇的绝品宠后

更新时间:2019-03-25 22:36:04

凤皇的绝品宠后 已完结

凤皇的绝品宠后

来源:YY全本作者:桃七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凤倾城 纳兰遥遥

“端木景,你爱的是她还是我?”悬崖边上,纳兰遥遥望着那边紧紧相拥的两人觉得非常的刺目,眼中的灼痛让她忍住没有滑下泪来。“对不起……”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纳兰遥遥彻底的死了心。连退数步,她张开手臂坠落悬崖,用尽一身的力气吼道“端木景,如若我纳兰遥遥不死定会让你悔恨终身!”再次相见,她是凤凰皇朝俊美无双,邪肆霸道权力集于一身的新帝宠后,貌倾天下,惊世之才,光华万丈。 天下传闻:“听说了吗?凤凰皇朝邪魅俊美的新皇有了一位宠后!”“听说九公主挑衅那位皇后,被新皇一脚揣进了冰湖里!”“听说淑妃娘娘口出秽言辱骂皇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公主这,这不好吧……”身边那个一直嘀嘀咕咕的声音,让前面的小人儿顿时怒目相向。双手叉着腰,指着自己的宫女:“艾草,你若是再说话本公主拔了你的舌头!”

“公主……”艾草哭丧着脸。

“本公主已经给父皇和母后留了家书,你怕什么?再说我不过去看自己的未来夫君,你哭丧着脸做什么?”奶娃娃奶声奶气的瞪眼看着眼前的婢女。大有不成器的气恼模样。

“公主,奴婢就只有一条命啊!若是皇上和皇后知道,奴婢这身骨头都没了……”艾草哭的眼泪鼻涕横流。面对朱雀国上下都知道的第一天之骄女歌凤娇,谁敢招惹?皇上和皇后对她视如珍宝,尤其是皇上。那恨不得天天绑在身上,片刻不离身。不管公主做的事情对的还是错的,皇上都认为是极好的。呜呜……也就只有皇后还能治得了公主,就算公主去皇上那儿也没办法。谁让他们伟大的皇上是个典型的妻奴呢!面对自己的爱妻,爱女什么的都不过是浮云罢了。

可眼下,公主竟然偷溜出宫要去凤皇去寻找她的夫君。她这个奴婢怎么就那么的命苦呢?

“艾草,你要是再啰嗦代我去找我母后把你扔到浣衣局里天天洗衣服,累死你!”小人儿一身粉色衣裙,一双大大的桃花眼此刻带着恼怒等着自己的奴婢。

“公主赎罪,奴婢,奴婢跟了你便是……”一听要去浣衣局,艾草打了几个哆嗦。在宫里做宫女的人都知道,浣衣局是最苦最累最脏的地方。进了那里,几乎就再无翻身的机会。

“你放心,若是父皇母后追究起来本公主是不会连累你的!”小人儿安慰似的拍了拍自己奴婢瘦弱的肩头,一副她是绝世好主子。

艾草一听,回给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这边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皇宫,踏上了寻夫的路程。

站在皇城墙上,冷浅语目光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闺女的性子她最了解,自从知道她知道自己有一个皇帝夫君后,就整天想法子要去见见。

“你若是不舍,我这就把她带回来……”一旁的歌离落看着冷浅语眼中的不舍,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说道。冷浅语抬头看了一眼他,随后摇了摇头:“早晚都要离开的,栓得住她的人可绑不住她的心!”

“哼……这个白眼狼我们对她那么好,却整日想着那个凤倾城!”歌离落一想到这里,就醋意翻天。惹来冷浅语一阵的白眼:“你好意思说这事?若不是当年他主动放弃,你以为你还能抱的我?还有娇娇?”

“就算他不主动放弃,我也有把握把你娶到手!”歌离落耍赖似的窝在冷浅语的肩窝那里,一双手揽着冷浅语的细腰:“娘子,你看娇娇都走了。咱们这宫里实在是太寂寞了,要不再要个?”

冷浅语一听,看了他一眼:“那你不吃孩子醋了?”想想真觉得无语,自己孩子的醋都要吃,看着自己母乳喂养,几乎把他把他整个人泡在了醋缸里。后来实在忍不住,找来十几个奶娘丢给她们,自己则是一个人霸占来。实在是够厚颜无耻……

“嗯,夜华他们家都有三个孩子了。咱们还只有一个,总是被他笑话说我不够努力!”歌离落说到这里咬牙切齿:“若不是我心疼自己的娘子,哪里有她们笑话的地方?哼……”被自己的手下嘲笑不行,那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噗……听了歌离落这哀怨似的抱怨,冷浅语实在是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随后点了点他的眉心:“你啊……”

“慕容瑾那货都有两个孩子了!每次看到我都龇牙笑的好得意,惹得每次都想把他门牙打掉!”歌离落说到这里又是一阵的气闷。

冷浅语一听,失笑。谁能想到慕容瑾那兔儿爷最后竟然直了,还与一直不跟他对盘的洛碧瑶走在了一起。如今两人则是恩爱非常,还生了一对龙凤胎。可没少让慕容瑾那厮得瑟,发喜帖的时候注明一定要让他们到场。然后就是在他们面前各种荡漾,各种得瑟。气的歌离落想送他几脚……

冷浅语看着歌离落咬牙切齿的模样,捂着嘴呵呵的笑着随后拉着他的手:“好啦好啦,慕容瑾现在这样岂不是很好?难不成你还想让他追着你屁股后面?”

“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他后来不是喜欢你了吗!”歌离落又不是眼瞎,岂会不知道慕容瑾的心思。好在自己的努力付出总算得到了回报。想着,一双眼睛浓情蜜意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总觉得实在太便宜了凤倾城那厮……”

冷浅语自然懂得他的意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怎么便宜?娇儿若想嫁给他最快也得十五岁,这十五年的煎熬你受得了吗?”

歌离落一听,委屈的瘪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娘子,你偏心。等娇儿十五的时候,那货也三十多了,跟个做爹的人在一起太委屈了……”

“唉……我以为你懂我,看来!”冷浅语不由得轻叹,随后抬眼瞄了他一眼。歌离落一听,忙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媳妇:“我懂我懂,你不想亏欠与他!只要能让你留在身边,别说一个女儿十个我都愿意送过去!”女儿算什么,若没有自己的女人哪里还有女儿的出现?

“就你贫嘴……”冷浅语忍不住的嗔了他一口,随后目光担忧的看着远方:“娇儿这个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放心吧,一路都有隐卫保护着不会有事的!”歌离落亲了亲冷浅语的额头,随后揽腰把她抱起,惹来冷浅语一阵惊呼。只见歌离落笑呵呵的看着她:“咱们还是快点给娇儿添弟弟妹妹吧!”说完足尖一点,飞向东宫。没多会,里面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守在外面的太监们捂着嘴吃吃的笑着。他们的皇上和皇后可真是够恩爱的……

话说咱们的小人儿背着小小的包袱,一路吃喝玩乐带着自己的奴婢前去凤凰王朝。这一路走下来也是花费了几个月的时光,好在有隐卫在暗中保护,就算有人对这小丫头动了邪念也全是一命呜呼。算是畅通无阻的赶到了凤凰王朝……

这日,来到皇宫城门下。叉着手看着眼前的皇宫,小嘴里哼哼。心中想着,这就是自己爹娘总在自己面前说的皇宫?如此看来也不过如此嘛!看来看去,还是喜欢娘亲给她设计的那两层小木楼,这以后要是住在这里只怕又要造一座了。不过,不怕!她的未来夫君可是十分有钱的人!想着,小人儿一双眼睛笑的犹如月牙弯弯。

而在皇宫城门口守卫的侍卫们,纷纷好奇的看着那边一身华贵衣服,模样十分可人的小娃娃。不知道她为何站在那儿笑的如此开心!

“公主,您不进去吗?”艾草看着自家主子笑的那么开心,不得不开口提醒一下。忽的,小人儿收住了笑脸。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然后整了整自己的衣衫不时的询问着自己的丫鬟,自己的模样如何,看起来如何如何!惹得艾草憋着笑,对着她大大赞美了一番。这才让小人儿很得意的,向前走去。

“慢着,这里是皇宫请止步!”守卫的一看小人儿走了过来,拦住。

歌凤娇眉眼一瞪,随后气呼呼的看着他们。身后的艾草忙弯腰低头在小人儿的耳边轻声说道:“公主,信物……”

小人儿一听,眼睛一亮。随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件物品:“哼……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给我瞧瞧这是什么,竟敢拦住你们未来皇后的路!胆儿肥了不是?”

几位守卫听到小人儿这样的话,觉得好笑。可当看清楚那物品后,就笑不出来了。那小人儿手中拿的可是凤凰王朝皇后执掌的凤印。这,这……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忙着派人去传了口信。

当话传到凤倾城那里时,他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看着常公公一脸古怪的向自己走来,不由得挑挑眉:“公公这段时间是便秘了吗?”

常公公一听,小身板一抖哀怨的看了一眼凤倾城:“皇上,宫门外来了位娇客!”

“什么娇客?”凤倾城手中拿着朱笔继续批阅。

“朱雀长公主歌凤娇……”常公公话音一落,只觉得一阵风从自己的面前吹过将他转了好几个圈,待站稳,房里哪里还有皇上的影子?

“弟子不敢,弟子不敢……”落凡尘一听这话,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看着他的反应,冷浅语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落凡尘打了一个冷战。“浅,浅语,浅语师姑……”

“你……”冷浅语听他这话,有些无力。想着这习惯也不是马上就能改掉的,便想着日后慢慢来。

“你下去吧,我一个人静一会……”冷浅语觉得醒过来自己的头还是有些痛,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遗忘了。可究竟是什么事让他忘记了,她偏生想不起来。只觉得那处大脑是空白的……

“浅语师姑,你,你没事吧……”准备离去的落凡尘看着冷浅语的面色有些不好,忍不住关心的问道。冷浅语摆摆手“没事,只是想回忆些什么来,可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很不舒服……”

落凡尘听了冷浅语这话,默默的没有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兴许忘记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只觉得是别人的故事……”冷浅语随后哈哈一笑,拍了拍落凡尘瘦弱的肩“前人做错事就是为了警醒后人的。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你口中冷浅语……”

“浅语师姑……”落凡尘呆萌的望着她,却很快脑门被她弹了一记。“别一副你不敢相信的样子望着我,哼哼……”

“弟子不敢……”落凡尘有些吃痛的捂着脑门,委屈的说道。

“这几日你应该没有好好休息,先回去休息休息。待休息好了,再过来找我……”冷浅语说完便去了内室。落凡尘听了冷浅语这话,心中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刚一出去,就被一群人八卦的人给围着了“怎么样?怎么样?师姑没有把你怎么样吧?”说完上下打量着落凡尘,可看着他衣衫完整不清楚他究竟哪里受了伤。难道是内伤?

“你们看什么呢?师姑她没有把我怎样……”落凡尘不耐烦的拍打着那些碰自己身体的人,极不耐烦的驱赶着。

“没把你怎样那你们怎么会在里面那么久?该不会是……”有人把有颜色的眼神瞄上落凡尘的下半身,惹来落凡尘的一顿拳头“师姑她只不过想问起失忆前的事情,哪里有你们想的那么龌龊?”说完气哼哼的离去。

“真是,生什么气呢?”围着的人看着落凡尘离去后,嘴里哼哼两句,也没有得到什么八卦的消息便散去了。而冷乾瘳回去后,不多会一个院子就毁的好像十级台风扫过,一片狼藉。

“冷浅语……”冷乾瘳发出从骨子里的恨念着名字,本主却只是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继续酣睡。别问她睡了十年怎么还没有睡够,她现在很疲惫,很劳累。需要养精蓄锐。什么乱七八糟的时候一切等她精神好了再说吧!

比起这边暂时的安宁,歌离落那边一行人倒是辛苦了很多。虽说慕容山庄距离凌云峰很近,可凌云峰却是个其他各国都没有办法插手的地方。历来那里机关重重,阵法很多。想要真正的进入凌云峰,若是没有人引导只怕很难在短时间内进去。

而此时,歌离落几人已经连续三日被困在了阵法里。幸亏之前冥红,夜华几人带了干粮和水囊在身上,不然这怕这三日很难捱过去。就算如此,他们几人身上的干粮已经所剩无几,就连水也剩了不多。而今,却一点破阵的头绪都没有。几人有些疲惫的坐在里面,身体的疲倦一直折磨着他们,可即使如此还要努力的想着破解的方法。

看着歌离落如此坚持,慕容瑾满肚子的牢骚也只能憋着。只是很郁闷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皇上,这阵法实在诡异,臣对着阵法又从未研究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破解……”夜华有些无奈的叹气。这几日被这个阵法一直折磨的,精神十分的疲惫。

“别说你,我也没学过这些。早知道的话,就应该学习一下。至少不会困在这里……”冥红此刻也有些后悔了。

“这阵法是高人所设,没有一些修为的人是无法破解……”歌离落说到这里,语气便的低落“现在困在这里,我担心遥儿怕等不了那么久。抱歉,把你们也都连累了……”

“皇上……”其他几人听着歌离落的话,颇有些动容。慕容瑾的脸依旧是木着的,就算纳兰遥遥已经离世他也没有办法原谅她。若不是她,歌离落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般。如今看来,情实在让人变的匪夷所思,而他也暗下决心绝不谈情。他不想成为第二个歌离落……

“这里是哪里?”冷浅语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因为到了深夜实在睡不着,便动了夜探自己所住的想法。大地是因为自己的老爹背景十分厉害,又有恶女的名气绑在身上。夜巡在路上的弟子们,也只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毕竟连掌门人都不敢招惹的人,他们这些小小弟子又岂敢去招惹?

所以,冷浅语毫无障碍的出现在了一处林子里,竟然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与歌离落他们在一起的阵法里。

“喂,夜华,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昏昏沉沉间,冥红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的意识,侧耳努力听着,然后碰了碰其他人“你们快听,好像真的有人在说话……”

“尼玛,这是什么破地方?一会飞沙走石,一会又下雨,一会打雷的?”被淋成落汤鸡,又被闪电追的有些狼狈,还没歇口气又来一阵飞沙走石,呛的她喉咙里都感觉有沙子,十分的不舒服。好不容易等到这些都停止了,尼玛,又感觉自己快要被烤熟了……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啊?一个地方出现这么多的异常天气,实在是太诡异了吧?难道末日到了?冷浅语擦了擦脸上的沙尘,一边走着一边四处查看希望能够找个地方躲起来。这地方可真够让她闹心的。

“好像真的是有人在说话,还是个女的……”这次连慕容瑾耳朵都竖起来了。过了一会十分的确定点头“恩恩,的确是个女人……”

有人?冷浅语此刻十分狼狈,正到处找地方却断断续续的听到有人在说话。寻找间就看到前面地上趴着几个人,随后走上前踢了踢他们“喂,死了没啊?没死告诉我这里是什么破地方……”说完又是踢了踢。

被踢到腰部的慕容瑾忍不住的痛哼了声,抬起头不耐烦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过当看到对方那比鬼脸还要精彩的脸后,嘴巴呶了呶没有吭声。对方的模样的确是吓到他了……

“这里是阵法,你不知道吗?”夜华撑起精神看了她一眼“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了人,冷浅语倒是没有刚才的慌张了。索性盘腿坐下托着下巴看着他们“你们好像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啊!”

“我们来这是想见这里的掌门人,这位姑娘请问你是……”歌离落微微撑着精神,望着冷浅语很是客气。对于冷浅语那诡异的面孔更是当做没有看到似的,这倒是让冷浅语好奇了。托着下巴看着谪美入仙,此刻却十分狼狈的歌离落“你这个人倒是有些意思!没有人敢看我的脸,或者说看过我脸的人没有像你这么平静的。难道你一点都不怕?”

“呵呵……只不过是一张皮囊!比这恐怖的见得多了……”歌离落听到她这话,低声的笑了。很奇怪,面对这来历不明的陌生女子,他竟没有很排斥。反而有种很莫名的亲近感,有种很心安的感觉。这种感觉除了在遥儿那里,竟然还能在这个女人身上出现?歌离落有些怔愣,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你这个人倒是有些意思……”冷浅语表示对歌离落颇有些好感。“你们困在这里几天了?”

“呵呵……我们也不知道几天了!这里看不到白天黑夜,谁又知道是几日呢?”歌离落说到这里,声音中带着几分的失落。冷浅语听了只是转了转眼珠子,然后寻了个不被风沙吹到的地方说道“你们不用沮丧,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带你们出去的……”

看着几人射来狐疑的眼神,冷浅语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保证,肯定要不了多久……”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冷浅语也并不十分的确定。万一那个掌门人脑门一抽就是不来救自己,那她不也危险了吗?但愿看在她老爹的份上能够来救自己。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皇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